澳門商報首頁  星期四, 2018年1月18日
澳門商報 > 外交專欄

中國為什麼不接受、不參與菲律賓南海仲裁案?

发布于: 2016-04-14 09:46     澳門商報
  

     南沙群島自古就是中國領土。歷代中國政府通過行政設制、軍事巡航、生產經營、海難救助等方式持續對南沙群島及相關海域進行管轄。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曾一度侵佔南沙群島。二戰結束後,日本根據《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等國際文杰,將竊取的中國領土歸還中國。中國收復了南沙群島,並通過編制地名、出版地圖、行政設制、軍事進駐等方式宣示主權和加強管轄。戰後數十年,國際社會普遍認識到南沙群島屬於中國,沒有任何國家對此提出異議。從20世紀70年代初起,菲律賓突破1898年《美西和平條約》、1900年《美西關於菲律賓周邊島嶼割讓的條約》、1930年《關於劃定英屬北婆羅洲與美屬菲律賓之間的邊界條約》等條約對其領土界限的規定,推行領土擴張主義,陸續侵佔中國南沙群島的8個島礁。1978年6月,菲律賓頒佈第1596號總統令,以所謂的“卡拉延島群”的說法對中國南沙群島部分島礁提出非法的領土要求。菲律賓還於2009年修訂領海基線法,悍然將中國南沙群島部分島礁和黃岩島列入其領土範圍。

     2013年1月,菲律賓單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濫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以下簡稱《公約》)爭端解決程式,違背中菲在雙邊文件及《南海各方行為宣言》中達成的通過談判協商解決爭端的協議,侵犯中國作為《公約》締約國享有的自主選擇爭端解決機制和程式的權利,中國政府當然不接受、不參與,更不會承認所謂“裁決”。
    菲律賓企圖借助《公約》有關規定否定中國對南沙群島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掩蓋其非法侵佔中國南沙群島部分島礁的事實。中國不接受、不參與菲律賓南海仲裁案,既是維護根據國際法所享有的權利,也是遵守國際法的體現。
    首先,菲律賓單方面提起仲裁,違反中菲雙邊談判解決爭議的協議,是背信棄義的行為。“約定必須遵守”是國際法的基本規則。中菲在雙邊文件中已就通過雙邊談判解決南海有關爭議達成協議。2002年中國與包括菲律賓在內的東盟國家簽訂的《南海各方行為宣言》(DOC)第4條也有明確規定,由直接有關的主權國家通過友好磋商和談判,以和平方式解決它們的領土和管轄權爭議。兩國據此選擇了以談判方式解決有關爭端,並排除了包括仲裁在內的第三方解決辦法。菲方在2011年還與中方共同發表聲明,承諾堅持通過談判協商解決爭議。僅僅一年後,菲方就在事先未告知中方,更未征得中方同意的情況下,突然單方面提起仲裁,違背對中國承擔的國際義務。 
    第二,菲律賓單方面提起仲裁,違反《公約》規定,濫用《公約》規定的仲裁程式。《公約》第280條規定,本公約的任何規定均不損害任何締約國於任何時候協議用自行選擇的任何和平方法解決它們之間有關本公約的解釋或適用的爭端的權利。第281條規定,作為有關本公約的解釋或適用的爭端各方的締約各國,如已協議用自行選擇的和平方法來謀求解決爭端,則只有在訴諸這種方法仍未得到解決以及爭端各方間的協議並不排除任何其他程式的情況下,才適用本部分的所規定的程式。《公約》第283條規定,如果締約國之間對本公約的解釋或適用發生爭端,爭端各方應迅速就以談判或其他和平方法解決爭端一事交換意見。並且,由於中菲之間已就爭端解決方式及程式作出明確選擇,《公約》規定的第三方爭端解決程式不適用。
    第三,菲律賓單方面提起仲裁,侵犯中國作為《公約》締約國享有的自主選擇爭端解決方式的權利。菲律賓的訴求的實質是領土主權和海洋劃界問題。領土問題應由一般國際法調整,不屬《公約》的調整範圍。2006年,中國根據《公約》第298條作出排除性聲明,將涉及海域劃界、歷史性海灣或所有權、軍事和執法行動等方面的爭端排除在《公約》爭端解決程式之外。包括中國在內的約30個國家都作出了類似聲明,構成《公約》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菲律賓通過包裝訴求,惡意規避中方有關排除性聲明,單方面提起仲裁,侵犯中國作為《公約》締約國享有的自主選擇爭端解決方式的權利,侵犯《公約》權威性、完整性。 
    第四,菲律賓為達目的不惜謊話連篇。菲律賓本應按照與中方達成的通過談判協商解決爭議的共識,與中方積極協商解決南海爭議和管控海上形勢。但是,菲律賓一方面拒絕與中方按照共識妥處爭議,另一方面卻聲稱已窮盡了雙邊手段;一方面聲稱其仲裁訴求不涉及領土主權和海洋劃界問題,另一方面卻緊緊圍繞著中國的主權和海洋管轄權做文章;一方面提出所謂的仲裁訴求,另一方面卻從未與中方就有關“公約解釋與適用爭議”是否存在等問題進行過任何協商。 
    第五,菲律賓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不顧中菲已選擇通過談判協商方式解決爭端的事實,不顧中方根據《公約》規定做出排除性聲明,違反《公約》規定,強行審理和行使管轄,屬隨意擴權和濫權。仲裁庭的做法不僅加劇了中菲之間的矛盾,而且影響國際和地區海洋秩序的穩定,背離和平解決國際爭端的宗旨。 
    鑒於上述,中菲之間的爭議不適用《公約》規定的爭端強制解決程式,所建立的仲裁庭沒有管轄權,其強行審理和行使管轄,屬任意擴權和濫權。對於這種自始就建立在違法基礎上的仲裁,中方當然不接受、不承認,所謂的仲裁裁決不具有約束力。
菲律賓企圖通過仲裁案否定中國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抹黑中國的國際形象,為自己非法侵佔中國南沙群島部分島礁的行為張目,構成對地區和平穩定的嚴重威脅。無論仲裁案最終結果如何,中方都不會接受和承認裁決。中國不會同意任何國家以此裁決為基礎與中方商談南海問題,也不會接受任何國家以此為基礎提出的主張和活動。
                                        龔 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