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商報首頁  星期四, 2017年11月23日
澳門商報 > 財經

魯冠球:民企“常青樹”謝幕

发布于: 2017-11-02 03:06     澳門商報
     10月25日上午,浙江萬向集團董事局主席魯冠球逝世,享年72歲,他是浙商群體中的“教父級”人物,被冠以民營企業家中的“常青樹”。魯冠球48年來如一日,辛勤工作,努力打造“富超過三代”的“百年老店”,在傳統汽車零部件製造業領域穩紮穩打,並逐步走向多元化。   創萬象集團成商界傳奇   1969年7月,魯冠球帶領6名農民,集資4,000元人民幣,創辦寧圍公社農機廠。1994年,集團核心企業萬向錢潮股份公司上市。2013年,魯冠球登上中國富豪榜,以235億元人民幣排名第14名。2017年胡潤百富榜,魯冠球家族以491億元人民幣財富,位列第37位。   魯冠球是中國現代商界的一個傳奇,他創立的萬向集團從最早產權不分的鄉鎮企業,到“花錢買不管”的民營企業,再到產值過千億,利潤過百億的跨國公司,這樣的“常青樹”公司在中國並不多見。另外,他的國際化之路也堪稱有“萬向特色”:戰略投資,從二股東做起。   魯冠球的企業經營之道和經營理念,曾被哈佛商學院列入管理教材案例。但他卻常說,“照著書裡講的做是會失敗的。”在他看來,成功是沒有規律的,失敗是有規律的。“一是做超過能力的事情,二是決策失誤。”他總結說。   收購電池公司開啟造車   2012年8月初,萬向收購美國電池公司A123的消息,成為中美兩國汽車行業的重磅新聞,魯冠球和萬向集團正式開始爭分奪秒佈局新能源汽車。但當時美國的電動汽車行業並不景氣,“風險是很大的,沒有風險的話就輪不到我們了。”魯冠球直率地說。   當時魯冠球已經年近古稀,但說起萬向的新能源造車計劃,他激動得幾乎坐不住。很少為外界所知的是,當時他為電池業務勾勒了一張藍圖,就是通過收購,把很多困境中的電池公司整合在一起,從而跟世界上大的電池公司進行競爭。   萬向收購A123面對的對手還包括德國西門子、美國江森自控等其他幾家世界500強。2013年初,萬向對A123的收購塵埃落定,但這只是魯冠球新能源夢想其中的一個環節。   佈局新能源車引領行業   以A123作為新起點,萬向又啟動了對美國電動汽車公司菲斯克(Fisker)的收購。最終在2014年2月,萬向擊敗香港首富李嘉誠之子李澤楷,以1.49億美元成為菲斯克的收購方。   當年4月份,特斯拉也在中國交付了第一批車,但提到萬向的造車想法,魯冠球並不希望去跟特斯拉做比較。“我們不是做中國的特斯拉,我們要做社會需要的車,在行業裡好的車。”他說。   “將來萬向希望在電動車領域扮演引領的角色。引領新能源汽車,引領電動汽車。”魯冠球說,“如果做不到這一點,那我就失敗了。否則我15年搞下來幹嘛?我是為了生產真正讓消費者滿意、社會需要的產品,要引領行業。”   對兒子寄厚望放權後代   魯冠球對兒子魯偉鼎寄予厚望,“他未來看到的世界會更廣,我很欣慰。”魯冠球說。1992年,魯偉鼎已經是萬向集團副總裁,但在實際決策過程中,魯冠球自己則掌控最終否決權,當年萬向收購湘火炬失敗即是其中案例。“他可以去調研,也可以提意見。”魯冠球說,“但決策需要慎之又慎。”   不過,他已經逐步將權力下放給下一代,包括兒子魯偉鼎和女婿倪頻。此外,他還把關注點放在家族第三代即孫子身上,他並不認同中國傳統所說“富不過三代”,他希望用實際行動證明,不僅可以富過三代,還可以更多代。   “我每天工作16小時,而以每天工作8小時算,我已經工作120多歲了,所以才有今天。”今年7月底,魯冠球的兒子魯偉鼎去美國探望父親時,魯冠球對他說。魯偉鼎在悼詞中評價父親:“面對最大困難時,他最樂觀;面對最多風光時,他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