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商報首頁  星期四, 2017年11月23日
澳門商報 > 即時資訊

發揮港澳特別優勢提升大灣區戰略地位

发布于: 2017-11-09 03:22     澳門商報
     李克強總理今年在全國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了“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引發了廣泛的關注。“粵港澳大灣區”這個概念不是第一次出現在媒體中,但這是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第一次提到“粵港澳大灣區”。   近段時間媒體和地方官員都在討論粵港澳大灣區,這非常好,但是如果大家的關注點都放在怎樣利用這個機會給自己增加投資、提高GDP增長速度,可能是錯誤地理解了中央的戰略思想。   首先要幫港澳加快融入   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總理前面講的是要繼續全面正確地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針;後面講的是要“依法施政,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推進民主,促進和諧……”;還講了四個重點:第一是推動內地與港澳的深化合作,第二是嚴格制定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的規劃,第三是強調要發揮港澳的優勢,第四是要通過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提升這個地區、這個戰略和思路在國家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中的地位和功能。   這份政府工作報告所展示的邏輯,中央的戰略大思路首先是將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和香港的前途聯繫在一起,進而解決中國的整體發展戰略問題。這就意味著要構建“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規劃,一定要跟這個思路相符。   如何看待香港、澳門在粵港澳大灣區中的作用、地位?如果把過去的改革開放30多年分成1977至1997年、1997至2017年、2017至2037年3個時期,那麼在第一個20年,即1977至1997年,香港是處於中國改革開放中引領地位的。當時香港的經濟、技術向內地輸送,在這個輸送過程中,香港的地位急劇提高,香港人民的生活水準也得到提高。   第二個20年,即1997至2017年,中國的改革開放已經進入了新的階段,這個時候中國沿海跟世界的對接越來越容易,中國的上海等一批城市迅速發展,香港的視窗作用在減退。廣東的一些地方,像深圳、廣州等地區的生活水準也越來越高。香港老百姓則普遍面臨一種失落感,他們感到自身的生活水準在下降,香港的地位在下降,這跟目前香港的狀況是有一定關係的。   第三個20年,2017至2037年,是未來20年。今年3月,香港選舉產生了以林鄭月娥為特首的新一屆特區政府,換屆正是一個很好的歷史新開端。在這個時期中央提出了粵港澳大灣區這個思路,希望香港、澳門能夠看到它們未來20年融入粵港澳灣區、融入內地的大經濟體對它們的巨大作用。在這個融入過程中,香港和澳門可以藉勢進一步提高其生活水準、社會地位。   所以粵港澳大灣區的設計,首先要設計好怎麼能幫助香港、澳門加快融入灣區。有了這個方向,接下來要按照習近平主席的治國理政的新思路來設計具體方案。這個方案不應該是過去那種單純強調GDP的發展模式。中國的一些經濟學家都在講現在中國正處於L型曲線的底部,以後還要回升。但要看到,2020年後L曲線繼續下滑是有可能的,我們要有所準備。不過這種增長速度的下滑不會影響中國經濟地位的提高,不會影響中國競爭力的提高,不會影響中國人民生活水準的提高。   大灣區要成為創新中心   在這個大趨勢中,中國不應該糾結於GDP的增長速度,不應該糾纏於繼續發展傳統的製造業;要發展的是高端製造業、先進製造業,這個思路是要非常明確的。而最重要的方向,是要提升整個社會的治理水準,使其達到一個新的高度。而在這個過程中,香港、澳門在很多方面有著比珠三角更優越的地方。發揮港澳的優勢,這是李克強總理指明的方向,我們要思考如何在粵港澳大灣區中發揮它們的特別優勢。在這個規劃裡面,港澳在灣區的發展中將繼續起著一個重要的作用。   另外要考慮,粵港澳大灣區怎樣才能夠成為創新的中心,有三點特別值得關注:第一是要有便捷的網絡,如交通網絡、市場網絡、信息網絡、高端製造的軟件網絡等。   第二是要有創新引擎企業。三藩市灣區有一批優秀企業,像英特爾、惠普、谷歌、蘋果等,這批優秀企業是創新的引擎。長三角地區有阿里巴巴這樣的企業。粵港澳大灣區有華為、騰訊這樣一批企業,這批企業能不能成為創新的引擎,能不能在這裡面起到帶頭作用?比如阿里巴巴最近提出一個設想,要為未來20年組織一個獨立的研究開發部門,服務20億人口。粵港澳大灣區的這些大企業,能否有這些大手筆?當然這個是要靠企業自己做,但是社會、粵港澳灣區能不能給它們提供更好的條件?   第三是要把大學、政府、科研機構、企業的研發中心連成一個網,連成一個能即時分享先進成果的系統。在沒有產權保護的國家,科技創新的小企業是很難迅速擴大的,但深圳的這類型小企業實際上就迅速擴大了,原因就是原創知識的共享。那麼這種共享能不能進一步擴大,並形成一種新型的體制呢?   世界上原創知識有兩種行為方式,一種是保護行為,就是軟件保護行為、專利保護行為,如微軟;另一種,是共享行為,比如Linux。許多國家如美國、德國也都有跟中國的“中國製造2025”相同的規劃,但這種規劃裡非常重要的是製造業的軟化,是製造業的新思路,關係到製造業的新知識、新發明能不能儘快地共享,來促使這個地方的迅速發展。   楊沐   華南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執行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