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商報首頁  星期日, 2017年12月17日
澳門商報 > 產經

紅黃藍事件敲響幼教警鐘

发布于: 2017-11-30 03:44     澳門商報
     澳商訊北京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持續發酵。昨(29)日,紅黃藍教育機構通過官方微博發佈道歉信,表示“倍感難過和恥辱”,“沒有資格乞求原諒”,並承諾“對幼兒園監控系統進行全面升級”。   本周二,北京警方發佈通報稱,核實有幼教對兒童進行扎針“管教”行為,但給兒童餵食藥片和侵害情節系編造。此前,警方已對紅黃藍幼兒園事件中涉事教師劉某某依法刑事拘留,而涉事園長也已經被開除。   國務院緊急部署的全國範圍的幼兒園專項督導檢查已經開始,這些年頻出的幼兒園體罰、虐待兒童事件也給中國的幼教行業敲了警鐘。   幼教缺口巨大   根據數據統計,2016年中國幼兒園在園兒童(包括附設班)達4,413.86萬人,僅從2011到2016這5年間,全國幼兒園裡就多出了990萬的孩子。   而與此對應的是,全國幼兒園所有教職工人數總和只有381.8萬人,教職工幼兒比約為1:12,也就是說,一個幼教職工要面對12個孩子。如果只計算專任教師(教育部最新公佈數據為223.2萬人)與幼兒的比例的話,則低至19.8:1。這也就是說,中國一個經過嚴格培訓的幼教老師,要面對將近20個孩子。   按照2013年教育部印發的《幼兒園教職工配備標準(暫行)》規定,全日制幼兒園的教職工與幼兒的比例需達1:5至1:7。就拿1:7的目標來說,中國需新增幼教職工248.8萬人,而這幾乎是中國學前教育專業學生11年的總和,還難以滿足目前的基本需求。   而且,伴隨著全國二孩政策的放開,中國會迎來新一輪的幼兒出生潮。粗略計算下來,至2022年,中國0至6歲幼兒人數將達1.28億,按照毛入園率90%計算,在園人數將達4,955萬人。若現有狀況不改變,中國幼兒與幼師的比例失衡,將越來越嚴重。   職業門檻較低   相比於其他國家,在中國,幼師這一職業的准入門檻較低。根據教育部發佈的《幼兒園工作規程》以及《教師資格條例》,幼兒園園長及教師的學歷水準只需要在大專以上,而保育員擁有高中以上的學歷程度即可。   據統計,2016年上海本科學歷的幼師佔比最高,達到將近70%,而且已經完全不含高中階段以下畢業生,但還有數個省份有20%以上幼師學歷是高中畢業。而2015年發佈的報告顯示,全國擁有幼教資格證的在職教師佔比為61%,持非幼教教師資格證的佔比為17%,無證教師佔比則達到22%,在農村地區更是高達44%。   而同時,現在一些市場化的幼兒園入園費高昂,但幼師壓力大,薪資卻又很低。據調查顯示,中國幼師普遍感到從事這一行業壓力大且收入低。壓力的主要來源是檢查、考核繁多,以及工作時間長,每天需要工作8至10小時,還有22.14%的幼師表示,工作時間超過了10小時。   薪資水準不高   而薪資方面卻與壓力不成正比。這次出事的紅黃藍幼兒園,普通班孩子的每月學費大概在3,500元(人民幣,下同)左右,國際班學費4,800元,不包括幼兒園興趣班學費、伙食費、一次性用品費等。但是這裡的教師月薪卻只在2,000元至3,000元之間。   根據麥可思研究院發佈的一份調查報告,中國2016屆“幼兒與學前教育”職業類的本科畢業生,畢業半年後的月收入為3,504元,比全國本科平均水準低872元;2016屆高職高專畢業生中從事“幼兒與學前教育”職業類群體,畢業半年後的月收入為2,706元,比全國高職高專平均水準低了893元。   這種薪資水準與城市的低端勞動力相比,沒有任何的優勢,更加不能讓幼師對自己的工作有強烈的認同感,所以高學歷人才對幼教總是敬而遠之。而在美國,幼師的年薪中位數達到56,387美元;英國則通過從業年限來定,最低的入門者年薪也有1.8萬至2.2萬英鎊,而資深從業者能達到3萬英鎊以上;日本則是年薪300萬至350萬日元。   專業人才流失   2016年,有學者對某市78名學前教育專業的准幼師進行調查,結果有34%的准幼師表示無法完全接受兒童調皮的樣子,甚至會因此而生氣發火,“做出不合教育的事”。此外,還有4%的准幼師認為兒童“無知、惡魔”。工作熱情消逝,“厭童”心理滋長,大量的專業人才流失,幼師的供需矛盾迫在眉睫。   這時候,大量沒有教師資質的“幼師”,走進了幼兒園的大門。眾所周知,幼師這個職業要求從業者有著異於常人的對噪音、啼哭、非理性行為、無序場景的容忍及處理能力。但是面對大量的入園兒童,這些要求似乎降得很低。   中國的幼教行業通過這些年暴露出來的問題,能吃一塹長一智,對行業的發展未必是壞事,能儘快換來幼教行業的規範運營和品質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