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商報首頁  星期三, 2018年1月17日
澳門商報 > 產經

中國現金貸整頓規範出台

发布于: 2017-12-07 03:56     澳門商報
     短短6年時間,中國現金貸從誕生到火爆,而此時監管措施的出台為這個發燒的行業澆了一盆冷水。縱觀全球,現金貸在發達國家早已成熟,如今在亞洲更是進入黃金時代,各國政府也積極地嚴格管控,以期能讓這個行業健康發展。   澳商訊12月1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正式下發《關於規範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下文簡稱《通知》),至此,現金貸的監管終於一錘定音。   通知中要求,未依法取得經營放貸業務資質,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經營放貸業務。各類機構以利率和各種費用形式對借款人收取的綜合資金成本應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於民間借貸利率的規定,禁止發放或撮合違反法律有關利率規定的貸款。   市場龐大野蠻擴張   現金貸從2011年萌芽至今,已經6年了。在這6年裡,現金貸從籍籍無名到野蠻生長,再到掀起一波上市潮,整個現金貸行業如同雲霄飛車般跌宕起伏,曾經的沖頂雲端與如今的大廈將傾,這一切看似突然,但背後其實早有預兆。   現金貸的誕生與小額貸款公司高度相關,而其興起則是市場大環境導致的必然。按照監管規定,小貸公司只能從銀行借款,且借款額不能超過註冊資本的50%,直到現在,槓桿率低也是市場上現金貸公司層出不窮的重要原因。   當時,國內就已經有一些銀行在深圳、上海等城市與小額貸款公司合作,這也是現金貸業務的雛形。現金貸進入公眾視野後,大量商業機構和社會資本爭相佈局,現金貸業務快速增長,但同時危機四伏。   據數據顯示,央行個人征信系統共收錄自然人超9億,其中逾4億人有信貸記錄,意味著有約5億人沒有信用記錄,無法享受正常的金融服務。而現金貸門檻低、金額小,且不限制借貸用途的特點,一定程度上填補了傳統金融服務的不足,得到了快速發展,網貸之家曾在今年4月份分析指出,“目前整個現金貸行業的規模約在6,000億元人民幣到10,000億元人民幣”。   據國家互金專委會數據統計,截至2017年11月19日,市場上在運營的現金貸平台為2,693家。其中,開展現金貸業務的平台中,有592家是P2P網絡借貸平台,約佔全部P2P平台總數的15.8%;有812家是其他網貸平台,約佔全部其他網貸平台總數的36.9%。   現金貸驚人的盈利能力促使各個企業蜂擁而上,其野蠻擴張以及暴露的種種風險,早就引起了監管層的關注。網貸之家研究院院長于百程表示,助貸機構實際上承擔的是信用中介職能,如果風險集中爆發,則會向銀行等金融機構擴散。   監管措施頻繁出台   今年4月,銀監會正式發佈《中國銀監會關於銀行業風險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要求做好“現金貸”業務活動的清理整頓工作,禁止欺詐、虛假宣傳,不得違法高利放貸及暴力催收。   11月21日,芝麻信用終止與部分現金貸平台合作的消息傳出。同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暫停審批網絡小貸牌照的文件,直指“現金貸”業務的風險隱患,這被認為是現金貸監管全面落地前的風暴。3天後,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發文提示網絡小額現金貸款風險。   11月29日,北京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下發了《關於成員單位開展業務自查工作的通知》。其中,自查工作包括:多頭負債、高息轉貸、羊毛黨參與、綜合融資利率等四方面的情況,並要求會員單位必須在12月8日之前提交自查結果。   就在同一天,廣州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也發佈了《關於小額現金貸款業務的風險提示》。《風險提示》要求,不具備放貸資質的互金單位必須停止非法放貸,並向協會提交存量業務處理方案,合理、安全退出該業務。《風險提示》還特別提到,實際綜合年化利率不得超過36%。   12月1日,在銀監會近期重點工作通報會上,銀監會普惠金融部副主任馮燕介紹了下一步對於現金貸整治工作的七大原則,隨後監管政策發出,一切終於塵埃落定。同時在通報會上,馮燕在闡述現金貸的監管原則時也表示,在前期P2P現金貸業務整治的基礎上相關部門要按照疏堵結合、標本兼治的原則,多管齊下,綜合治理。   “在央行的徵信體系下,很多人很難獲得信貸服務,而且,銀行的考核機制很難接受超過5%的現金貸壞賬率。在有人急需用錢,或無處可求,或不願與人啟齒的時候,現金貸就是雪中送炭。”星合資本董事長、點融網創始人郭宇航表達了另外一種聲音。疏堵結合,而非一刀切,現金貸亂象逐漸終結是必然,但明天,現金貸或許並不會終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