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商報首頁  星期日, 2017年12月17日
澳門商報 > 要聞

美國稅改捲起全球減稅潮

发布于: 2017-12-07 03:56     澳門商報
     特朗普政府的重頭戲“稅改”經歷多時,終於在一片爭議聲中在參眾兩院通過,但由於兩院的提案有些分歧,實際落實還需要時間。美國上周六,參議院以51對49票驚險通過稅改,市場原估計共和黨最多有三人會倒戈投反對票,但最後僅一人反對,主要是擔心稅改會加大財赤的規模。參眾兩院的分歧主要有以下幾項:1.兩者同意企業稅由35%降至20%,但前者由2019年度開始,後者由2018年度開始;2.替代最低稅(AMT),前者維持AMT但延長個人豁免期限至2026年,後者則一併廢除個人及企業AMT;3.個人入息稅,前者維持7個稅階,最低一級的10%不變,最高一級由39.6%減至38%,後者降至4個稅階,最低一級由10%增至12%,最高一級維持39.6%;4.遺產稅,前者資產價值豁免金額加倍,2026年後會下調豁免金額,後者亦是豁免金額加倍,但2025年全面廢除。   相比之下,眾院的方案對財政壓力更大,而稅務優惠有利企業方,但不管最終方案如何,美國的稅改已為全球減稅潮吹起號角。有傳日本政府考慮透過稅務減免,把企業有效稅率降至最低20%,鼓勵提高工資及促進生產力的國內企業,安倍上台後已把企業稅由37%減至30%,若最多減至20%,則最高減稅幅度達46%,英國及法國均有計劃或落實減企業稅。即使周邊地區新加坡及台灣也降至17%,香港的“相對低稅”已無甚優勢,香港特首林鄭提議企業首200萬港元的盈利稅率降至8.25%,基本上已難有再減空間。內地暫未有明言減稅,但壓力正逐步增加。   美稅改的影響力尤如貨幣政策一樣,不管其他國家願意或有能力跟隨與否,都只能緊隨其後,對大多數國家地區而言,這一次的“稅務對象”的爭奪,不比貨幣戰爭來得輕鬆。美國稅改是鼓勵企業投資本土及吸引美國企業的資金回流美國,美國自10月份開始縮表,熱錢已慢慢減少,歐日的資金投放亦有減慢的趨勢,環境資金必定有新一浪的流向。港澳地區靠低稅吸引企業來投資多年,不過投資者或許未有留意“隱藏稅項”比其他發達國家高。記得年中的時候,特朗普公開呼籲企業到美國投資,內地企業福耀玻璃有意到美國中部投資設廠,主要是當地為鼓勵企業投資,以低地價作招徠,加上當地的能源成本遠較內地便宜,運輸成本及時間亦較內地有優勢。而當地科技水平高,配以大規模自動化生產的成本絶對低於內地生產,現時若落實減企業稅的話,可以預期全球的高新企業大量回流或去到美國投資。   這對內地致力產業轉型造成困難,勞動力密集及高污染行業已遷至東南亞國家,創新科技的發展瓶頸是人才爭奪。稅改後美國個人稅比內地最高的45%還要低,若以合夥企業的模式最多減稅23%,可以預計人才外流的情況在未來幾年更明顯,難怪官媒開腔批抨美國稅改。港澳樓市歷十年上升周期,熱錢及低息為主要原因,息口無可避免跟升,但息口上升的速度還算是透明,反而熱錢由海外回流美國,資金供應減少才是致命。若最終美國取消遺產稅,除了美企的海外資金回流外,大量以往用於避稅的信托基金均受到沖擊,資金更多直接投資於本地資產。港澳要吸引高新科技人力的難度又提升,未來我們要在國際上競爭人才,減稅已無吸引力,政府需要真正降低土地價格,包括市民的居住成本,否則高新人才外流,一般市民在產業轉型中未必能適應,長期依賴財政上的補貼,那麼何時見到轉型成效?   鄧家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