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商報首頁  星期六, 2018年10月20日
澳門商報 > 即時資訊

一國兩制三幣四城 共商共建共享共贏

发布于: 2018-01-04 02:56     澳門商報
     如果從“一國”這個角度出發,有些困難的問題也許就解決了,例如可以在“一國”的基礎上,在中央層面成立一個協調小組,專門協調粵港澳三個區域的合作。包括在城市之間,也可以成立一個協調小組,協調各自行政上的問題。有時候大灣區的合作如果不能放在“一國”,只強調“兩制”就很難推行下去。   粵港澳大灣區有一國兩制、三種貨幣、四個主要城市,說沒有存在行政的障礙,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如何去除這個障礙呢?可能要更多地從“一國”這個角度出發,大家平時說到一國兩制,可能更多想到“兩制”,忽略了“一國”。   打造大灣區公民概念   首先從粵港澳大灣區來看,建議可以打造一個粵港澳大灣區公民的概念。城市間的競爭和發展靠的是人,有人技術才會過來,技術過來資本、資金自然也會隨之而來。例如歐洲,雖然有了歐元區,但很多個國家,比如葡萄牙、西班牙、希臘的人會去德國和法國,因為那裡收入比較高,各種各樣的條件比較好。   那麼粵港澳大灣區的規劃會否造成肇慶、惠州這些城市的民眾往廣州、深圳、珠海及港澳地方跑?如果跑了以後,那些城市怎麼辦?可能有些城市推行“土著主義”政策,為了把“土著”們,即有技術、有學歷、有資金的人留下,給他們優惠政策,讓他們留下來。如果各個城市都這麼做的話,即每個城市都搶人,但人就那麼多,會造成二次競爭。   如果有類似粵港澳大灣區公民的概念,大家不需要去搶人,而是良性競爭,這種情況可能推動生產元素更好地流動。畢竟粵港澳大灣區是一個整體,它不是分開的。   智庫聯盟讓思想連貫   許多人談到,大灣區的發展就是為了給港澳服務,這句話對不對?既對,也不對。確實在很多文件裡面說大灣區的發展是為了港澳服務,讓港澳更好與內地融合。但是看看其他國家大灣區的發展歷史,一個國家推出一個大灣區,它並不僅僅是為了大灣區的發展。世界上有的大灣區,美國有兩個,日本有一個,美國是世界第一大經濟體,日本現在是世界第三大經濟體,所以大灣區是世界經濟強國的標配。如果一個世界經濟強國沒有一個大灣區就感覺差了點什麼,所以隨著中國的經濟、國力大而強,便推出了大灣區,為了顯示中國經濟的強勁,以及推展中國的發展模式經驗讓世界各國藉鑒。   大灣區對於很多個國家來說是遙不可及的,像愛馬仕用白鱷魚皮做的包,有錢可能買不到,這不是錢的問題,而是背後的能耐。大灣區不僅是為了做生意,而是通過大灣區把中國的標準、遊戲規則,包括中國的發展經驗推出去。尤其是大灣區未來的發展面對一些挑戰的時候,要有一些比較早的措施去防備。例如大灣區有這麼多個城市,每個城市的領導人任期滿了就會換,換了之後可能政策不大一樣,那怎麼辦呢?東京的大灣區就想到一個辦法,找一些灣區的智庫結成一個聯盟,這個地區的政府發展規劃都由智庫負責。這樣即使換了人、換了官員,但智庫還在,基礎、規劃都不會換。未來大灣區會否有一個智庫聯盟,即使行政長官換了,書記換了,但有智庫聯盟在,思想還非常連貫。   提供容錯機制留人才   另一方面,如果要推動進一步發展,可能要有一個容錯的機制,尤其是在粵港澳大灣區準備成立國際科技創新中心時。根據數據統計,創業失敗率會超過80%,甚至90%。如果人引過來了,但最後失敗了很可惜。失敗之後的第二次機會會超過50%,第三次超過30%,這種情況下能否有一個容錯機制?   這方面做得比較成功的是美國聖地牙哥,他們是世界最主要的生物科技中心,生物科技公司數量常年維持500家左右,不會太多,也不會太少,每年有非常多企業在那裡創新創業,但數量還是500家左右。為什麼?因為他們的行業協會、政府在提供容錯機制方面做得非常好。   而粵港澳大灣區裡面,目前並沒有看到一個區域準備做這樣的事情。未來中國不會只有一個大灣區,未來的杭州、山東、天津可能還會再搞大灣區。如果粵港澳大灣區把人趕走了,他們真的就走了,何必便宜別的大灣區呢?有一句話說,世界上有一個思想,那就是恰逢其時的思想。   勿忽略灣區內競爭   一直以來我們忽略或故意不談粵港澳大灣區之間的競爭關係,其實不管是四個核心城市的競爭,還是粵港澳大灣區其他普通城市的競爭,都很厲害。比如香港和深圳,很多合作可能是1997年之前深圳想和香港合作,但香港說“不”;現在更多是香港有部分人很想跟深圳合作,但輪到深圳說“不”。同時,深圳和廣州又有相關的競爭問題,所以不要掩蓋或忽略粵港澳大灣區之間的競爭,這些問題確實存在,如何解決呢?   比如有些項目,是否某些城市不要自己做,大家遵循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則,最後共贏,大家再在一起聊,這可能是未來合作的一種方式。   另一方面還是人,人通了其他方面才能通。現在深圳和珠海一些動作做得不錯,但還不夠。相互能否找一些人脈比較廣的人作溝通、推進工作,港澳地區能否派一些官員或事業單位的人員到珠三角各個城市工作一段時間?這樣大家可能會更深入地瞭解對方。   (本文根據2017中國改革橫琴論壇現場內容整理)   梁海明,絲路智谷研究院院長兼首席經濟學家   人民幣跨境使用—最有效的金融開放創新   從十八大到十九大,現在我們算是進入了新時代,最重要的是要堅持五大發展理念。首先第一個理念就是創新。但在金融這個領域,特別是在金融實踐,也包括政策領域,創新反而成了一個敏感詞,好像一放就亂,一收就死,各界對金融創新的看法可能不太一樣。   事實上確實這樣,剛剛公佈的十九大報告中,關於“金融”這個詞共出現六次,談論金融改革發展有三句話,如果對比十八大,關於“金融”說了八次,也有三句話。其中“金融創新”這個詞在十九大報告中消失了,所以非常謹慎。   金融開放創新非常必要   對於廣東三個自貿片區來說,金融的開放與創新可能是非常必要的。作為國家先提出的大灣區建設,它的目標定位可能第一是開放的中心,必須做科技創新,如果沒有科技創新就不可能有現代的產業,沒有現代產業就不可能有現代化的經濟,也不可能有將來現代化的經濟強國。所以開放中心一定要建起,還要做一些特色金融中心,分佈在三個不同的片區。   金融制度創新實際上是改革。中國過去在實體領域的經濟改革走的是試點制,或者是摸著石頭過河。金融領域的改革往往強調中國一盤棋,即要有頂層設計,整體推進,這是上海自貿區最早一個非常雄大的金融創新和金融目標,最後又回到圍繞上海金融中心建設。   金融創新還是要按照全國來,我們可以做的創新在哪兒?我認為是金融的開放創新,做一個人民幣跨境使用,這應該是最直接、最有效的金融開放創新。因為不管是人民幣還是資金,成本還是有一個價差。過去有三個百分點,現在還有兩個百分點。港澳都是重要的資金中心,如果不能做全面的資金資本的開放創新,人民幣跨境使用的創新是否可以邁得步伐更大一點?   “一帶一路”需要金融支持   開放創新。除了人民幣的創新之外,還有“一帶一路”戰略,“一帶一路”最重要的事情不在於金融,在於貿易與投資。貿易和投資可能需要金融的支持,但更多的金融可能不太需要。圍繞“一帶一路”可以提供支付、清算、結算介入的一些事情,因為現在落地的有二十多個國家,要跟他們在金融、法律環境、基礎制度等方面對接,而且我們這些方面的金融基礎設施做得還不夠。   總之,如果圍繞大灣區建設,金融的開放中心需要考慮兩點。一是人民幣跨境使用;二是圍繞“一帶一路”進行一些相關的開放創新與探索。   (本文根據二零一七中國改革橫琴論壇現場內容整理)   何海峰,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