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商報首頁  星期五, 2018年4月27日
澳門商報 > 財經

弱美元之謎

发布于: 2018-02-01 03:29     澳門商報
     美匯跌破90水準,這是由特朗普上任後首見,他上任之初美匯一度高見104,累跌了14%。美匯指數最重要的構成是歐元,雖說歐洲經濟尤其德國的表現確實不錯,但始終還是在“量寬”的階段,每月仍然印鈔300億歐元,相比美國每月縮表200億美元,貨幣供應上是較充裕的一方,簡單的供求理論下,美元不應該為弱方。若以兩地經濟的表現說,美國在低失業,低通脹及”高經濟增長”下,經濟處於最理想的狀態,投資者把資金押在經濟較次的地區是不合理。再說,美股的表現跟經濟的方向看來更一致,連續創新高反映對經濟的信心,特別是稅改帶來了歷史上難以複製的利好因素,所以對美元弱勢分析後可能產生新的觀點。   特朗普在選舉時提出其中一個十分重要的政綱—大幅減稅,但上任初期在醫改上顯得不太順利,以致稅改通過的機會被看淡。就在這個時候,先有聯儲局拋出縮表時間表,再有特朗普政府放棄在醫改上浪費太多時間,轉移重心在稅改上。醫改的爭議是民主黨人喜以爭論的地方,由於醫改的對象為基層家庭,除醫改可說成共和黨政府只為富人不理基層,有利政治上的宣傳。反而稅改則不同,稅改或許對富人提供更多的好處,但一般基層家庭或多或少減低了稅務開支,民主黨要作為攻擊特朗普的難度便大大提高,也就是相比醫改,稅改較順利。   1985年的廣場協議後,日元兌美元大升,造就日本的經濟神話,致90年代泡沬爆破,這背後是有故事。有說當時廣場協議時,美國巨企知道貨幣局勢的走向,大舉買入日元及投資日本,到日元的高峰時退出,單說匯兌收益未計投資,貨幣升值獲利超過一倍。現時情況有些少不同,科技巨企如蘋果在世界各地賺了數以億計美元的利潤,若能以低美元匯價回國,變相為美國帶來額外的資金,假設美元被低估兩成,也就是額外增加了兩成的資金回國。美匯由104的高峰回落,跌幅近14%,與巨企匯款回國的優惠利率接近,可說是”免稅”回國,而美債在稅改後急跌便是壓低美元的蛛絲馬跡,那資金回國後美元可借加息重回強美元,故事發展如何?需要時間證實。   筆者:   鄧家榮(廣發銀行澳門分行證券投資部總經理)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是筆者對經濟及金融之看法,並不涉及投資建議,投資前請自行分析及評估自己可以承受之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