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商報首頁  星期二, 2018年5月22日
澳門商報 > 博彩

千術案件還原(五)

发布于: 2018-03-01 05:02     澳門商報
     (接上期專欄連載內容)萬事俱備後,嫌犯找來1名來自中國內地的女性朋友,將其“美妙發現”告知對方,對方聽到這樣的“商機”毫不猶豫同意合作詐騙賭場彩金,合作具體安排是:每逢甲荷官在高額投注區“百家樂”賭檯當值時,會預先告知對方,對方即來甲荷官負責的賭檯投注或包檯賭博。   在甲荷官的上述同黨賭博過程中,倘甲荷官透過珠盤反射區確定掌握“閒”贏或會出現“閒對子”時,便會以約定好的眼神或口型向對方示意,對方意會下隨即“加彩”,而甲荷官則很多時候繞過正常程序,即不請示場面經理而擅自接受其同黨“加彩”。   兩名嫌犯擔心夜長夢多,在接下來的數日內兩人瘋狂配合犯案,結果在短短的約1周內,兩人利用上述方法已騙得賭場方面逾600萬港幣彩金。   但事實也證明兩名嫌犯的擔心不是多餘的,正因為兩人“操之過急”,使得賭場方面很快發現兩人的贏錢秘笈並報警拘捕了兩人。原來凡是某張賭檯在特定時間內輸錢較多,賭場方面均會調閱該張賭檯的監控錄影,以便了解有無“貓膩”。這是本澳所有賭場的慣常做法,至於賭檯輸多少錢才調閱監控錄影則每間賭場之規定不同,普遍是100萬港幣以上才會調閱監控錄影。某日,甲荷官任職的賭場內1張“百家樂”賭檯輸款數字達至須例行調閱監控錄影之數額標準,結果該賭場監控部很快便發現兩名嫌犯的騙術。   此案在法庭審理時出現了一些有趣的“花絮”。由於兩名嫌犯均保持沉默,故難以確定兩人具體用了什麼眼神或口型來交流示意,好在賭場的監控錄影清楚顯示兩人確有互望,因而認定甲荷官的確在犯案過程中向其同黨作出示意。   甲荷官和其同黨經法院初審,兩人都被裁定1項信任之濫用罪罪名成立,均被判處3年9個月實際徒刑,兩人不服,上訴至澳門中級法院,結果上訴被駁回,維判原判刑期,但罪名更改為加重詐騙罪。   荷官的職務犯罪是長期存在且嚴重困擾澳門特別行政區賭場營運和秩序的問題。雖然本澳各間賭場都制訂了包括荷官在內的博彩從業員守則,以及設立監控部對賭場營運實施24小時錄影監控,但由於荷官熟悉博彩細節和賭局的操作程序,如果其存心犯案的話,總是有機可乘的。   以“百家樂”賭檯的荷官為例,荷官對於洗牌、銷牌、飛牌、派牌、割牌、殺注及派彩各個賭局環節均熟悉,而如果荷官有心出千犯案,每個環節都可能被利用犯案。僅以殺注及派彩環節而言,最近揭發的不少案例顯示不少荷官選擇這兩個環節連同他人詐騙賭場,方法有2種,均很簡單。第1種方法是當其同黨在該荷官當值的“百家樂”賭檯投注輸掉賭注時,故意不殺注。第2種更離譜,即是對同黨輸掉的籌碼非但不殺注,反而以極快的速度將同黨投注區的籌碼從輸區移至贏區並派彩,例如同黨投注“閒”,賭局結果是“庄”贏,犯案荷官便快速將同黨投注“閒”區的籌碼移至“庄”區。由於動作相當快速,賭場的監控往往難以發覺,而其同黨卻變身逢賭必贏的“賭神”,賭場優勢則蕩然無存。   正如本欄目之前分析荷官的職務犯罪所言,要減少甚至杜絕荷官的職務犯罪,賭場本身完善營運守則和制度以及採取有效監控等預防措施固然重要,但更重要和更有效的方法還是要通過教育培訓等手段,使博彩從業員有健康正面的人生價值觀和法制觀念。   唯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