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商報首頁  星期六, 2018年9月22日
澳門商報 > 要聞

第三季美經濟越強他國壓力越大

发布于: 2018-07-12 03:17     澳門商報
  

     上星期中美貿易戰正式打響,美國向中國打起第一槍,美國總統特朗普甚至宣稱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稅的清單總價值最終可能達5,500億美元,幾乎等同去年美國由中國進口的總額。

    特朗普作為商人,談的就是利益,希望在中美貿易談判中找到好處。如果此看法正確,過去幾個月內中國政府為達至雙贏,提出了包括減進口汽車關稅、開放金融等行業予外資來華,以生意的角度看是不錯的回報,最初特朗普目標是2020年降低中美貿易赤字2,000億美元,何解今日的情況有所失控?
    有數據顯示,美國6月份的非農就業職位增加21.3萬個,較預期的19.5萬好,失業率反彈與畢業生投入職場有關,平均工資增長按年升2.7%,稍遜於預期的2.8%。而隨著油價在高位鞏固,工資增長穩定,美國未來通脹壓力開始加速,美聯儲上月會議記錄中,官員普遍認為美國經濟已非常強勁,重申漸進加息的主張,並擔心經濟長時間高於潛力地運作,可能導致通脹壓力增加或金融失衡。
    美國經濟的強力給予特朗普信心,中方以關稅回應美方當然會有一定效用。不過如進口大豆,若改為向巴西入口成本增加近七成,而其他農產品也相近,所以若時間拉長,對老百姓不無影響,這只可以是短期對策。環球政經緊張,資金避險進入美債,十年期美債息率上星期回至近2.82厘,亦有助美國未來的發債。長遠對中國而言,中美順差大減令流入的美元減少,人民幣的發行基礎為美元,簡單而言是有一定量的美元才可以印人民幣,若預期流入美元大減,正常情況下人民幣難以大量增發,現時的高債務問題如何解決?資金供應一旦減少,將引起骨牌效應,上星期個別內房公司向下要求加快流轉,增強現金回籠,同時減少三至五線城市的開發,對未來資金供應抱不太樂觀的態度。
    其他新興國家情況類似,1997年的情況跟今日有共同之處,只是在金融海嘯後,資產膨脹達史上最高,相信第四季會初步見到問題。
                                                                  特約撰稿人  鄧家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