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商報首頁  星期三, 2019年1月16日
澳門商報 > 商旅

情迷柬埔寨微笑盛開的國度

发布于: 2018-08-23 03:24     澳門商報
  

     柬埔寨印象除了吳哥寺、通王城、塔普倫寺外,留在許多人心裡的,其實是那些質樸的微笑,不論是刻在石牆上的女神,或是當地居民及孩子,甚至是神牛,那朵朵如蓮花般的一張張美麗臉龐,都浮現著由溫柔陽光所刻劃出的微笑,令人久久不能忘卻。來到這裡,既想看看這個歷經災難的國度,被血洗後重生的跡象;亦想體味千百年前的吳哥文明,尋找歌曲《吳哥窟》中“身份遠,記憶深,浮塵滴進覺悟寺”的感覺。

    飛機要降落的時候,暹粒(Phnom penh)泛著金燦燦的光芒。乍一落地,熱帶的感覺撲面而來,夏日的暖風如此澄澈。在住宿方面稍微多預留一點預算,就能在暹粒住上高檔次的酒店。服務周到,房間寬敞,冷氣很足,心曠神怡。人一涼快,心火驟降。早晨和傍晚,大概是這座城市最舒服的時分。迎著風,乘車穿過塵土飛揚的大街小巷,行過質樸的黃土路來到郊外。
    暹粒這座城,當地人生活的重心就是旅遊業。摩托車、TukTuk車、汽車司機,賣飲料、椰子、雪糕的小販,兜售絲巾服飾的婦女和賣明信片的小孩。作為遊客,打交道的主要是這些人,所以一時間似乎很難接觸到當地真正的生活。但當你看到路邊火烤披薩攤,熙熙攘攘的菜市,跟你說要趕回家參加派對的司機……突然覺得他們也在以自己的方式享受著現代文明的“燈紅酒綠”。儘管年均人收入很低,但他們對“服務旅遊”之外的生活亦充滿熱情和期待。
吳哥最美高棉的微笑
    通王城(Angkor Thom)又稱大吳哥,始建於9世紀,幾經戰火,數次重建,現在看到的是闍耶跋摩七世(Jaya varman VII)時所建,他在位時期,柬埔寨的國教從印度教轉變為大乘佛教。整個通王城由主軸分為四部分,巴戎寺位於正軸心,代表著天與地的邊線;環繞吳哥通王城的城牆代表著宇宙周圍的石牆,須彌山邊的山脈;周圍的護城河則代表海洋。
    巴戎寺有三重迴廊,和七七四十九座尖塔,它以塔上四面佛的微笑聞名,又稱“高棉的微笑”,據說表情還會隨天氣的變化而發生細微的變化。印度教眾神的凶神惡煞,被慈眉善目所化解,這位高棉王一定是經歷了太多戰亂紛爭,不忍再看屍橫遍野,生靈塗炭,所以希望用安詳的微笑,令世人得到安寧。“高棉的微笑”在各色拍照、喧嘩的人流中,顯示出了寧靜和莊嚴。你動或不動,佛都在那裡。歲月在他們的唇齒間長草,岩石風化、崩裂、破碎,最後被時間慢慢撫摸、磨平。
不能錯過的最美日出
    吳哥城最著名的吳哥寺(Angkor Wat),總是遊人如織。如果有完整的一天的時間,可以享受從朝露熹微,到晚霞滿地。為了區別大吳哥—通王城,吳哥寺又被稱為“小吳哥”,這裡的旱季每天清早都有一幕盛況—看日出。由於小吳哥的左側蓮花池能拍到五座寶塔完整的真身和倒影,還能看到太陽從塔頂徐徐升起,因此成為萬眾追捧的看日出勝地。
    如果給小吳哥的“早”一個定義,那應該是凌晨4點時,到蓮花池霸佔最佳“機位”。這時天色还是全黑,抬头能看到满天星辰。隨著時間緩緩流逝,蓮花池被陸續趕來的遊人以“長槍短炮”包圍。夜,不是那麼黑了,朦朧中5座寶塔露出了它們巋巍的輪廓。吳哥的清晨,是一天中最舒服的時分,天色以深藍為基底,逐漸變淺,顏色如此清冽,讓人心如止水。6時之後,天幕不斷在變,當第一縷曙光從天際升起,深藍的天空由微亮漸變成殷紅,沐浴着朝陽的塔尖矗立天際,神聖的剪影也散發着金色光芒,與清水之中的倒影相襯,宛若仙境。
尋找《花樣年華》秘密石洞
    看完日出,沿著蓮花池邊通往中央建築群的一條引道上,從這條引道的開頭駐望,小吳哥再次展現出它的景深。清晨空氣中瀰漫著迷離的朝露,這時相對於偌大的小吳哥來說,遊人還不算多,很適合走走停停,細細欣賞。這裡有驚鴻一瞥—第一迴廊的浮雕。四面高牆上,精緻的浮雕如史詩般綿延不絕,很多遊客醉心於此。
   下午3時之後,再走進吳哥寺中央建築群,牆色微微泛黃,石頭的紋路更加立體。石柱上的飛天女神也似陷入悠悠沈思。當人潮漸漸退去,在漸空的走廊里,打轉、迷失,才是吳哥寺的感覺。位於主塔第三層西側天梯對面的石洞,是電影《花樣年華》中,梁朝偉吐露心底秘密的地方,但許多遊客經過時都顧著爬天梯,會忘記留意。
    如果錯過了亦不要感到遺憾,旅行回來後,跟著電影再一次穿越時空,當看到幾座寶塔的剪影嵌在石框中,沒錯了,原來梁朝偉走過的路,自己也走過了。有些謎團,因為沒有結果而變得更加耐人尋味,而答案為何,也許已經不再重要。
塔普倫寺與古木相棲
    除《花樣年華》外,2001年荷里活影星安祖莉娜祖莉(Angelina Jolie)主演的電影《盜墓者羅拉》亦於塔普倫寺(Ta Prohm)取景拍攝,該片上映時橫掃全球2.74億美元票房。可能是相互成就,塔普倫寺也因此變得更出名,吸引了世界各地的遊客。樹與寺相棲相生,不分彼此,可能是這裡最引以為傲的風景。參天古木,千百年來坐地生長,在熱帶的土地上尋求給養,下是盤根錯節,上是枝繁葉茂,將人類遺留的痕跡一點一點包圍,越過牆頭,尋找它新的高度。
    塔普倫寺為闍耶跋摩七世為紀念其母親興建,因此亦透露出女性的神秘和優美。寺內的浮雕,處處都有Apsara女神的倩影,雖然風沙已蝕去了她們的面貌,但傲人的風韻猶存,曼妙的舞姿仍在。雖想象不出曾經是怎樣的華服款款,嘴角那一抹笑容卻早已勾人心魂。數百年來,她們在荒草如煙中期盼,盼迎來紅塵鬧市,在舞女台上再度裙擺翩飛。而現在,遊人的喧嘩聲中,她們是否在重溫舊夢?
    柬埔寨憑藉千百年前的吳哥文明,近年吸引愈來愈多遊客前往朝聖,旅遊業發展迅速。珠海航空國際旅行社早在2013年已開通前往柬埔寨的線路,並於去年3月首飛澳門至柬埔寨包機,這次本報邀請到負責這條線路超過4年的高級經理人高葵接受採訪,希望給有意前往當地的遊客一些建議。談及對柬埔寨印象最為深刻的景點,高葵認為是一路上始終滿溢著一張張難忘的微笑臉龐。對於那些為人所知的景點,最為觸動他內心的是洞里薩湖(Tonle Sap)被遺忘的水上人家。
形成特殊的聚落景觀
    原來在洞里薩湖的漫長湖岸邊,分布著170多個水上村莊,成為當地一種奇特的居住形態。洞里薩湖的水上人家大部分是越南難民,他們戰爭的年代來到這裡,之後卻再也回不去,沒有國籍也不能上岸,只能居住在水上的高腳木屋內。這些木屋可以隨著湖水的高度升降,以克服不同湖水高度。隨著雨季來臨,湖水變化,木屋還可以用船拖走或卡車搬走。湖畔的村落有學校、商店、郵局甚至是教堂,皆搭建在水面上,形成特殊的聚落景觀。
水上的交通相當繁忙
    水上的交通相當繁忙,大大小小的游船來來往往,不時看到戴著帽子和口罩,穿得密密實實的婦女划著小船兜售貨品。貨品種類林林總總,各種小貨船穿梭在泛著金黃色波紋的湖面,散髮出水上市場特有的魅力。
    在那裡,周葵看到一種特別的水上交通工具—鋁盆或塑料盆。盆里的小孩們用木棍在湖水中划水玩樂,有些小當家則在水上討生活,脖子上掛著蛇在賣藝的,捧著一串香蕉求售的,向遊客微笑讓遊客拍照的,眼神里都流露著對遊客的期盼。對於這些兒童,周葵建議不要覺得他們可憐隨意給予施捨,因為這樣他們就會留在這裡一直乞討而不去上學,惟有教育才能真正改善他們的生活。
越南難民的世外桃源
    雖然洞里薩湖是整個柬埔寨最貧窮的地方,但周葵指這裡水上的學校、孤兒院、籃球場、警察局、診所、淨水廠和商店井然有序地停泊在湖中,形成一個設備齊全、交通順暢的水上市鎮。有了這些基本的硬件設施,加上洞里薩湖富饒的魚產,住在這裡的越南難民衣食住行已不成問題。雖然他們因躲避戰禍而不幸丟了國籍,從此回不了國,但幸運的是他們可在這個大湖上自由地生活。洞里薩湖對他們來說,無異是一個世外桃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