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商報首頁  星期三, 2019年1月16日
澳門商報 > 商旅

用心感受神奇印度

发布于: 2018-09-27 03:38     澳門商報
  

     英国著名作家V.S.奈保尔(V.S.Naipaul)曾經說過,“印度之外的世界要以他們自己的標準來評判,而印度是不能被評判的。印度只能以印度的方式被體驗”。印度,一個不可思議的國度,神聖與卑劣、和諧與混亂、純樸與狡猾、虔誠與欺詐、聖潔與骯臟、美麗與醜陋高度並存,反差極大。請以自己的方式去體驗這個傳說中,既是天堂又是地獄的,神的國度。

    許多熱愛旅行的人都會反復前往印度,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國家?內地青年作家鄭宸在《羅摩橋》一書中,曾構築出一個讓人著魔的印度,一個你不曾聽說,從未見過,散髮著強烈令人迷戀的國度。其實真實的印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不堪。雖然髒,雖然無序,雖然出了景點就是另外一個世界,但不能因此否認它的美,它的獨特。
    從德里英迪拉甘地機場出來已經半夜,對於陌生國家的新鮮感在黑暗的夜晚變得小心翼翼。車輛行駛在前方灰茫茫的公路上,分不清到底是霾還是霧。車窗外逐漸轉變成印度人的臉孔,還有那些妖娆的汽車;那些随性的动物;那些偶遇的人;那些精致的建筑……都是當地專屬的特色,混沌、雜亂卻又充滿生命力。
永恆臉頰的一滴淚
    也許你沒聽說過阿格拉(Agra),但是一定知道泰姬陵(Taj Mahal)。沒錯,印度的瑰寶、舉世矚目的泰姬陵就坐落在這座城市。清晨的阿格拉氣溫有些低,通過層層安檢,沿著人群一路走,穿過紅色城門。一瞬間,一個巨大的白色建築猝不及防地映入眼簾,在太陽的照射下,散髮出炫目的光芒。泰姬陵猶如一位恬靜風韻的波斯美人,潔白晶瑩,玲瓏剔透,她高貴地俯視著來前膜拜的人,優雅地述說著那段蕩氣回腸的愛情故事。
    公元17世紀,莫臥兒王朝第5任皇帝沙賈汗(Shah Jahan)與波斯公主泰姬瑪哈成婚,婚後兩人十分相愛,令人艷羨。誰料泰姬瑪哈不幸難產而死,沙賈汗傷心欲絕,一夜白頭。他找到世上最好的設計師和石匠,用22年時間,以寶石鑲飾修建陵寢,建造了這座全世界最精美的陵園,以寄託對愛妃的思念。如此悲涼又淒美的故事,難怪連印度詩人泰戈爾(Rabindranath Tagore)為泰姬陵寫下詩句,“大理石上的詩,永恆面頰上的一滴眼淚。”
泰姬陵猶如一位恬靜風韻的波斯美人
天上王宮琥珀堡
    齋浦爾北部的山丘之上有一座杰伊瑟爾梅爾城堡(Jaisalmer Fort),曾是齋浦爾的舊都。由於古堡由奶白、淺黃、玫瑰紅和純白石料建成,遠看猶如琥珀,又稱之為琥珀堡(Amber Fort)。琥珀堡是有著濃郁伊斯蘭風格的印度古代蕃王的都城,建築極富特色。登上斑駁的階梯,進入古堡,就像翻開一本《天方夜譚》,古老的建築變得鮮活,讓人仿佛置身魔幻故事當中。
    這座宏大的古堡,陽光下金黃琥珀色熠熠發光。進入到城堡內部,便是琥珀堡的勝利廳和公眾大廳,即使歷經了400年歲月摧殘,這裡仍保持著靜好的模樣。圖案豐富的拱形門頭,隱約可見的鏤花窗櫺,細緻入微的植物雕繪。裡面會不會有一個面紗掛耳的嬌羞美人,紗麗輕飄地左躲右藏呢?這曾是齋浦爾國王的寢宮,牆面門楣窗櫺都用無數密密麻麻的寶石和玻璃鑲嵌,夜晚在漆黑的宮殿里點上蠟燭,宮頂和四壁都會反射出點點星光,彷彿置身於浩瀚的銀河宇宙。
觀一場生命的輪迴
    清晨5時,被遠方的回教祈禱聲喚醒,TukTuk車司機載著前往恆河(Ganges River)河壇。不同時刻的恆河有著不同面貌,清晨伴著日出,河邊沐浴的人們充滿一股重生的氣息,而傍晚北邊的葬場則又多了另一種寬容。恆河在印度教徒心中是一條神聖的河,承載著今生、來世。他們相信濕婆常在河邊巡視,凡是死後在這裏火化的人,都可免受輪迴再生之苦,直接升入天堂。於是,印度教的信徒們把這裏當做天堂的入口。
    馬尼卡尼卡河壇(Manikarnika  Ghat)是專門舉辦火葬儀式的場所,也就是印度教焚燒屍體的地方,在恆河邊上前搭好的木頭,把逝去親屬的身軀放在木頭上燃燒。在熊熊烈焰中,縷縷青煙飄向天際,靈魂進入新世界。屍體火葬後,逝者的骨灰會被曬入恆河,他們相信死者可以直接升天。看著眼前的這些畫面,令人聯想到諾貝爾文學奬作家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筆下的魔幻情節,而這些也僅是“不可思議的印度”千百種面貌的其中一種。
紗麗下粉妝齋浦爾
    沙漠之邦拉賈斯坦(Rajasthan),曾經是多個王國聚集的地域,齋浦爾(Jaipur)是拉賈斯坦邦首府,它在Google地圖被叫做“粉色之城”,而印度人則稱其為“玫瑰城”。這個充滿浪漫詩意的城市,走進老城區會陷入這股濃郁的粉紅甜蜜中。大到規模宏大的建築,粉牆、粉窗、粉色穹頂,小到街邊的小店,統統都被塗成淡雅的粉紅色。
    關於粉城的由來,據說為了迎接1876年英國威爾斯親王(Prince of Wales)造訪,王公拉姆辛格(Ram Singh)下令將齋浦爾舊城內建築物全部漆成粉紅,外加白色邊框,因粉紅色在印度代表歡迎之意,齋浦爾“粉紅之城”的稱號便由此而來。如今,當地法律規定舊城中的所有居民都必須保持房屋的粉色外牆。因其獨特而豐富的文化特色,齋浦爾、德里及阿格拉被稱為印度“金三角”。
情迷藍城焦特布爾
    焦特布爾(Jodhpur)被譽為世界三大藍城之一,與希臘的聖托里尼、摩洛哥的捨夫沙萬齊名。20年前,當代攝影大師史帝夫麥柯里(Steve McCurry)曾用相機捕捉過焦特布爾的色彩,藍得令人沉醉。如今老城牆上的藍已經褪色,取而代之的各種五彩斑斕,可當穿過蜿蜒曲折的小巷,走進古城中,站在民宿頂樓往周圍望去,一座座房子猶如生長出來的藍色屋頂。古城對面一座巨大巍峨的山崖上,是雄偉的梅蘭加爾古堡(Mehrangarh Fort),從山腳到山頂寬敞的馬道長達5公里,總共會經過七重門,每重門都有自己的故事。
無堅不摧的古堡
    焦特布爾扼守著中亞到北印度的商路要道,在這片“死亡之地”上,英勇善戰的拉其普特人以充滿智慧與想象力,建造了許多的城堡,而梅蘭加爾古堡就是其中最為宏偉的一座堡壘。當年修築這所古堡時,拉久德哈王公充分利用山勢,將整座山體的一面削成巨崖,並以切割下來的山石築牆,起到易守難攻的絕佳防禦效果。整個堡壘渾然一色彷彿拔地而起,而立壁上的幾排窗洞,更似戴著頭盔的勇士,蓄勢待發,氣勢雄渾。
     梅蘭加爾古堡氣勢恢宏,宛若天上宮殿,站在古堡中俯瞰整個焦特布爾,猶如藍色矢車菊般的城市。站在城堡上,看到歷經百年的雕欄石窗,依然精緻細膩、輝煌壯麗,無數的鴿子從城門前飛過,不著痕跡,悠揚的古老的歌聲響徹雲霄。
宮殿塵封的往事
    “當歌曲和傳說都緘默的時候,只有建築還在說話”,走入迷宮般的古堡,從一個宮殿到另一個宮殿,腦海裡一直回蕩著俄羅斯作家果戈里(Gogol)的這句話。宛轉的迴廊與旋轉的樓梯,這裡各處精美華貴的裝飾與設計,足以讓人目不轉睛。尤其是那密密麻麻的窗櫺,花紋極其繁複,每一扇每一角皆是不同,看得眼花繚亂。
    宮殿的房間也都保存了當年的風貌,可謂金碧輝煌,華貴無比,不難想象那時王公貴族們的生活是多麼的紙醉金迷。除了部分原樣保存的宮殿以外,其他一些房間則改作了陳列館。轎輦、武器、服飾這些王公物品都被極大的保存下來,遊客可以通過這些物件,感受到16世紀人們的生活姿態,聯想那些塵封的往事。
七城門關卡重重
    進入古堡途經過七道城門,每一道都是關卡重重,不僅所有城門修建在陡坡上,每一扇門上都鑲嵌了長且尖的鐵釘,而門的兩側還修築有高達30米的塔樓,有的兩個門之間甚至是360度急轉彎,若使用大象攻門敵人則會陷入窄角不會轉向的窘境,這時背後的城門關閉,兩旁塔樓利箭和火球飛速而下,敵軍圍困直至殲滅。這樣的高牆厚壁,加上嚴絲密縫的攻防,梅蘭加爾古堡可謂是固若金湯,堅不可摧。
    走出大門,太陽剛好淹沒在城市盡頭。天色漸漸暗下來了,城市的燈一盞一盞點亮,高高低低的房子從山下綿延到遠方。山上的風很清涼,坐在城門前的矮牆上,俯瞰著眼前的萬家燈火,耳旁傳來悠揚的宣禮樂聲。這一刻,時光彷彿停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