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商報首頁  星期三, 2019年1月16日
澳門商報 > 要聞

大灣區“資金流”暢通仍需破解難題

发布于: 2018-09-27 03:38     澳門商報
  

     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有賴於“人流”、“物流”、“資金流”、“信息流”的高效便捷流通。在此“四流”中,“資金流”的暢通堪稱“兩種制度、三個不同關稅區”經貿往來的“任督二脈”,在大灣區建設中居於關鍵地位。近年來,香港一躍成為亞洲最大的資產管理中心,澳門培育發展特色金融,廣東新型金融業態迅速發展。截至2018年3月,香港銀行體系認可存款總額超12萬億港元,澳門存款近8千億港元,廣東金融機構存款約18萬億人民幣。自CEPA及其補充協議簽署以來,粵港澳合作不斷深化,對接跨境金融市場,特別是批准“深港通”、“債券通”以及廣東率先實現服務貿易自由化,香港銀行在廣東設立170多家分支機構,有效支撐了大灣區實體經濟。只有促進大灣區“資金流”更加暢通,發揮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澳門特色金融以及廣東主要金融指標多年持續保持全國第一的優勢,共同做大、做強金融業,才有可能完成建設“一帶一路”金融樞紐的任務。但從長遠來看,粵港澳金融合作規模、品質與業界的期望、要求仍有較大差距,大灣區“資金流”暢通仍面臨諸多難題。

    一是“大資金”與“小流通”。據研究分析,香港銀行涉及內地相關貸款約佔其總貸款的四成,規模達3.5萬億,但是許多只能在境外使用。廣東自貿區跨境人民幣貸款業務雖有突破,但至去年底,即使走在前列的前海地區,跨境人民幣貸款備案金額也只有1,100億元,共計提款365億元,相比香港銀行機構充沛的資金量,跨境金融的量級顯然不大。
    二是“小企業”與“高門檻”。CEPA在香港金融機構進入內地方面作出嚴格限定,如要求保險公司“集團總資產50億美元以上”、“經營歷史30年以上”、“在內地設立代表處2年以上”等,阻礙了大量以中小企業為主的香港企業進入。同時,CEPA難以解決“大門開了、小門不開”的問題,從實施細則到審批流程、再到具體要求等政策高度集中在中央部門,落地難度較大。
    三是“防風險”與“促發展”。不管是出於防止外資金融進入衝擊內地市場考慮,還是為防範金融風險,當前金融監管舉措主要還是“堵”與“攔”,較少“疏”與“導”,開放程度有待提高。這與近幾年三地推動實施的粵港、粵澳合作框架協議重點工作中金融領域訴求佔有較大篇幅形成鮮明對比,顯示出一方面全力爭取政策突破、另一方面政策放開實際幅度難以滿足要求的尷尬局面。甚至在上海自貿區已經率先施行的自由貿易賬戶等,在廣東自貿區仍然難以變現。這從一個側面說明,大灣區金融領域改革創新的力度需要加大、步伐需要加快。
                                                        特約撰稿人 林耕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