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商報首頁  星期日, 2019年5月26日
澳門商報 > 內地

農創客異軍突起

发布于: 2018-10-11 03:19     澳門商報
  

     澳商記者愛莎報道  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以下簡稱“規劃”),這是中國出台的首個全面推進鄉村振興戰略的五年規劃,部署了一系列重大工程、重大計劃、重大行動。

系統解決要素難題
    其中,圍繞鄉村振興“人、地、錢”等關鍵要素供給,規劃部署了加快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強化鄉村振興人才支撐、加強鄉村振興用地保障、健全多元投入保障機制、加大金融支農力度等方面的具體任務。
    “鄉村振興要真刀真槍地幹,就離不開真金白銀地投。補上鄉村建設發展的多年欠賬,光靠農村農民自身力量遠遠不夠”。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農業農村部部長韓長賦強調,當前要抓緊研究製定、調整完善土地出讓收入使用範圍、提高用於“三農”比例的政策文件,推動將跨省域補充耕地指標交易和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節餘指標省域調劑所得收益,全部用於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和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並廣開投融資渠道,引導撬動各類社會資本投向農村。
    為落實規劃部署,日前,農業農村部與中信集團簽署金融服務鄉村振興戰略合作協定,共同推動金融社會資本支持鄉村振興;雙方將重點圍繞農作物種業、動物育種、科技創新、動物健康與營養、農業機械、農業服務、品牌農業等7大領域,加強產業政策、科技創新與金融投資等方面對接合作,共同開展重大問題研究和重大創新試點,加快推動農業重點產業整合升級,引領和帶動農業農村現代化發展。
    據悉,近年中信集團將現代農業定位為重點發展的戰略新興產業,設立中信現代農業投資基金,戰略佈局動植物育種、微生物等領域,並取得初步成效。中信集團董事長常振明表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為加快農業產業佈局打開了巨大市場空間;中信集團將大力推動農業科技創新與行業整合,積極參與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等農村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建設,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作出貢獻。
“農創客”成生力軍
    鄉村振興“人、地、錢”這三個要素中,“人”是出發點、執行者,亦是落腳點。在解決“人”的問題上,規劃指出,要培育壯大創新創業群體;推進產學研合作,加強科研機構、高校、企業、返鄉下鄉人員等主體協同,推動農村創新創業群體更加多元。
    近年來,隨著鄉村振興戰略的深入實施,中國農村出現了一個嶄新的群體—農創客,即年齡在45周歲以下,擁有高校大專及以上學歷,在農業領域創業創新,擔任農民專業合作社、農業企業、家庭農場等農業生產經營主體負責人或擁有股權的人員。以浙江為例,在浙江,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返鄉下鄉創新創業,成為“農創客”,為鄉村注入新活力,並在鄉風文明、鄉村治理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與此同時,浙江通過政策引導、搭建平台、培育典型、加大宣傳等辦法,培育壯大農創客隊伍成為驅動鄉村振興的生力軍。
    為加快農創客培育發展,推動鄉村人才振興和農業高品質發展,浙江省農業廳日前印發了《關於加快農創客培育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提出,要引導大學畢業生投身農業創業創新,努力使“農二代”成為農創客,並要進一步加大農創客支持力度。值得一提的是,在財政支持方面,浙江鼓勵農創客承擔綜合性、融合性項目,採用直接補助、項目扶持、貸款貼息、擔保補貼、以獎代補等方式,推動財政支農項目服務重點落實到符合條件的農創客。與此同時,落實《關於進一步引導和鼓勵高校畢業生到基層工作的實施意見》(浙委辦發〔2017〕46號)中明確的補助政策,符合條件的在校和畢業大學生初次到農業領域創業,並擔任法定代表人或主要負責人的,給予連續3年的創業補貼,補貼標準為第一年5萬元、第二年3萬元、第三年2萬元。
    以人為本,雙創驅動,浙江農創客異軍突起;其中不乏北大、清華、浙大等名校高材生,以及來自美國、英國、加拿大等海歸青年。到2022年,浙江將建立起一支3,000人左右、涵蓋農業主要產業、創新引領作用突出的農創客隊伍,構建起框架完整、措施精准、機制有效的農創客政策支持體系。農創客的蓬勃發展,將為農業農村部與浙江合作共建鄉村振興示範省提供寶貴的浙江實踐與浙江經驗,為全國做出優秀示範。
落腳點讓農民增收
    鄉村振興,產業興旺是重點。規劃對此設置了糧食綜合生產能力、農業科技進步貢獻率、農業勞動生產率、農產品加工產值與農業總產值之比等5個指標,並分別把發展目標細化到了具體數字。如農業勞動生產率到2020年增至每人4.7萬元、2022年再增至5.5萬元;休閒農業和鄉村旅遊接待人次到2020年增至28億人次,2022年再增至32億人次等。
    顯而易見,鄉村振興的落腳點是讓農民實現增收。韓長賦強調,要按照農業高品質發展要求,加快發展農產品精深加工、鄉村旅遊、休閒康養、電子商務等新產業新業態,要堅持將鄉村產業放在鄉鎮和村,把產生的效益、解決的就業、獲得的收入留在農村,真正讓農業就地增值、農民就近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