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商報首頁  星期日, 2019年5月26日
澳門商報 > 商旅

行走在芬蘭的冰天雪地

发布于: 2018-10-18 04:07     澳門商報
  

     北歐,擁有夢中冬日所有美好的模樣。寂靜的荒原、熱鬧的城鎮,都是屬於冬天的白色童話。生活在南方的我們,總是把冰天雪地當成遙不可及的仙境。從喧囂的澳門到歐洲大陸盡頭的芬蘭(Finland);從拜訪聖誕老人的故鄉,到追逐午夜陽光歐若拉女神。第一次進入北極圈、第一次看到漫天繁星、第一次身處真正意義的冰雪世界……如果說中歐適合生活,那麼芬蘭就是最適合獵奇的地方。

    經歷了一整天蜷縮在有限的機艙裡,一出奧盧(Oulu)機場,一片純白的冰天雪地將我們瞬間包圍,身心就此舒展。傍晚柔和的夕陽給這片白色世界镀了一地的金色。深呼吸了一口冷空氣,清冽得讓人恍惚。從小在南方出生長大,從來沒有看過如此純正的雪景,在開往酒店的大巴上,新奇地打量著窗外的景色,一看就是一路。
    到酒店安置完,夜幕已經悄然低垂。北歐本就清冷,小城奧盧的夜更是靜得嚇人,走在路上,只聽見自己踩著雪地上,發出的咯吱咯吱的響聲。奧盧教堂就在酒店一側,濃郁的夜空藍讓清新的空氣變得穩重低調,燈光隱隱地從小窗戶里透出來,成了畫面惟一的暖色調。但陌生的國家、陌生的景致構成了當時所有新鮮感的來源,沒有明確的路線,信步走向市中心覓食,一路走一路欣賞,亦自得其樂。
夢中冬日最美的模樣
    早在18世紀,奧盧是著名的商業中心與港口,優美的河港和古集市風情是特色之一。雖然奧盧看上去低調,但它卻是芬蘭北邊最大的一個城市。由於大學和科研人員居多,無線網絡幾乎覆蓋整個城市,又被稱為年輕人的城市。這裡民風樸素,物價相對其他芬蘭城市便宜。夏日,這裡有熱鬧的集市,森林里有摘不完的藍莓。秋季,森林里的蘑菇多得不忍心下腳。冬天,地上乾淨的積雪泛著幽蘭的光,陽光慵懶地灑下來,與湛藍色的天空形成鮮明對比,是夢中冬日最美的模樣。
    奧盧由瑞典國王查理九世於1605年建立,與其他歷史悠久或以美著稱的城市不同,幾乎鮮有人用溢美之詞來贊美奧盧。然而,當你身臨其境,卻又意外地發現幾乎所有關於美的描述,都可以用於它。碼頭、市集展現了這個城市愜意、慵懶而又充滿生活氣息的一面。奧盧對於整個芬蘭來說,並不是旅遊勝地,很少有人會選擇將它加入行程。但它更像深藏閨中的北國佳麗,足以讓人一見傾心。
各地遊客前來朝“聖”
    从奧盧飛到伊瓦洛(Ivalo),再搭4個小時的大巴抵達羅瓦涅米(Rovaniemi)的聖誕老人村。白天的聖誕老人村,尤其是主體建築聖誕老人辦公室門口,匯集了來自世界各地前來朝“聖”的遊客,這裡算是清冷的北歐,相對熱鬧的地方了。無數關於聖誕的童話從這裡開始,然後飄向世界各地。在聖誕老人郵局寄一張明信片給遠方的親人朋友,或者是自己。貼上有聖誕老人照片的郵票,蓋上聖誕老人的專屬郵戳,一定是最溫暖,也是最特別的問候。
    聖誕老人辦公室的對面,有一幢樓,裡面是大大小小的紀念品商品。這裡除了是一個賣場,更重要的是有著聞名世界的北極圈標誌線—跨國北極線。在這裡拍照留念,亦是來聖誕老人村必須要做的事情。紀念品商店的服務櫃台可以領取北極圈證書,北極圈證書有多種文字的,芬蘭語、中文都有。證書5歐一張,含證明章。如果要在證書以外的地方,比如手賬或者護照上蓋證明章,0.5歐一個。這是除了照片、影片外,對於旅行的另一種紀念。
一場雪地的風馳電掣
    如果來羅瓦涅米只是和聖誕老人拍個合影未免有些太可惜,深度體驗一下當地特色的風土人情,才算不虛此行。在羅瓦涅米可以報名參加“Wild Nordic”半日團活動,雪地摩托的操作並不複雜,由教練帶著往森林深處駛去,體驗一場在雪地森林裡風馳電掣的感覺。陽光閃爍著照進茂密層林,眼前的景色亦愈來愈純粹,馳騁中時而見到積雪壓垮了樹枝,彷彿跟著教練,正進行著一場雪域大冒險。伴隨著對新交通工具掌握的興奮,冷風呼呼從臉頰吹過,一切都是那麼的新奇,對下一秒的景色,也充滿了期待。
    雪地摩托車騎行結束後,開始體驗驯鹿雪橇。馴鹿看起來與電視裡的樣子沒有不同,很溫順也很呆萌。有的馴鹿只有一隻角,有的馴鹿的角像是被折斷了,原以為是它們淘氣打架所致,馴鹿人告知這是馴鹿每年換一次角的緣故。馴鹿雪橇走得很慢很慢,這樣的過程更多是一種儀式感,彷彿真的走進了童話世界,白雪覆蓋的叢林、叮噹作響的鹿鈴、民族裝扮的馴鹿人,一切都很美好很夢幻。
關於聖誕老人的傳說
    聖誕節原本是紀念基督降生在伯利恆的宗教紀念日。傳說中,樂善好施的聖徒尼古拉斯,喜歡乘雙輪馬車四處漫遊觀察人們的行為,表現好的小孩將得到蘋果、堅果、糖等諸多獎品。1995年聖誕節前夕,時任聯合國秘書長加利,將一張發給聖誕老人的賀卡寄到了羅瓦涅米,這幾乎相當於聯合國的默認,承認聖誕老人的故鄉是羅瓦涅米。
    在這個聖誕老人村裡,村莊里的聖誕老人均是“持證上崗”。據瞭解,正版的聖誕老人要在芬蘭聖誕老人村註冊,他們讀大學時就要學習如何當一名合格的聖誕老人,學習使用各國語言進行日常問候。經嚴格審核培訓,拿到執照後才算得上一名真正的聖誕老人。資料顯示,目前全球僅有50位正版聖誕老人,每年更有一位,會在冬天時來到亞洲惟一的聖誕村—哈爾濱漠河的北極村,與遊客親切合影互動。
看迷人極光灑滿天際
    關於北極光,在芬蘭當地有兩個比較有趣的傳說,一是當地人覺得極光是北極狐的尾巴打在雪地上發出的亮光;二是在格陵蘭,當地人相信人死後上天堂,在天堂踢球(其實是動物的頭骨)就會發出極光。在芬蘭的民歌里有這樣一句話,“如果你找到神秘的北極光,幸福生活就離你不遠了”。可見在芬蘭看極光是一件多幸運的事。
    在北極圈內,有一個位於北磁極周圍緯度67°左右的環形帶,是觀看北極光的最佳地點。這個環形帶掠過芬蘭瑞典挪威的北部的拉普蘭地區、冰島全境,以及美國的阿拉斯加和加拿大北部地區。其中拉普蘭地區就是最好的觀測點之一,據統計平均每年有200多個晚上在該地區可以看到北極光。在芬蘭,每年10月至次年3月,是極光的最佳觀賞時期。
漫長等待與自我懷疑
    從羅瓦涅米返回伊瓦洛是漫長的4小時大巴之旅,窗外是無盡的雪原和黑森林,一望無際的狂野荒涼而又神聖。靠在椅背上睡著,一覺醒來已是夜色初臨。伊瓦洛位於北極圈內,由於遠離繁華市區的光污染,只有零星鄉村小鎮,因此是芬蘭非常理想的極光觀測地。
    等待極光本來就是一個帶有運氣的行為,有許多人等了好些天,依然等不到,有些人甚至去了幾次,為的就是去親自目睹一次其奇觀;也有人頭一回就能幸運遇上這世間美景。晚上的雪地比白天安靜,只聽到踩在雪地上的腳步聲,因而時間變得特別漫長。來到森林里的小橋上,架起三腳架,然後是漫長的等待,充滿期待卻又自我懷疑。
    這時已經是第二天凌晨,天愈來愈冷,人亦愈來愈灰心。10分鐘過去了,半小時過去了,1小時過去了……終於,天空的一角出現的白色的光帶,試著拿相機拍了一張,看屏幕的那一刻驚呆了。原來指數不是非常強烈的極光,肉眼看是接近白色的,而用相機(設定合適的K值)拍攝出來,才是綠色的。
極光的震撼無以復加
    出乎意料的是當晚的極光愈來愈強烈,後面用肉眼就能看到了極光飛速地在夜空飛速舞動,變幻,由明顯的綠色最後甚至接近迷人的粉色。看著頭頂上方的“歐若拉女神”在須臾間便在夜空掀起驚濤駭浪,像被直擊天靈蓋那般,全身發麻,無法自制。
    那種第一次看到極光的震撼,簡直是無以復加,只覺得天地遼闊,奇跡般的美景太多,而人類卻是如此渺小。小時候在地理課本上第一次看到極光照片時,覺得沒有什麼特別。親眼看一次才知道,這是大自然給人類的禮物,現場那種神聖的氛圍,會讓人對這個世界產生新的敬畏。相信許多年後,仍會記得在夜空初見那抹讓人魂牽夢縈的綠色時,心中仍是無以復加的震撼與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