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商報首頁  星期二, 2019年10月15日
澳門商報 > 本報頭條

炒鞋陷狂熱消費須理性

发布于: 2019-09-20 09:55     澳門商報
  

        隨著越來越多商家打出聯名、定制、限量的宣傳口號,用“饑餓營銷”的方式,利用消費者購買鞋的急迫心理,一定程度上催生了“炒鞋”這一行業。但其背後抬高價格等市場炒作卻為相關行業和消費者帶來了較為明顯的負面影響,亟待多方面聯合對其進行整治,為這一產業鏈的熱度降溫,回歸理性消費,讓球鞋消費能回到公平交易的市場。

 

 

       澳商綜合報道 隨著社會消費水平的提高,球鞋的屬性正悄悄發生變化。對一些消費者來說,球鞋已不單單只是一雙鞋,而是一種潮流、一種身份、一種態度。而現在,球鞋又多了一重屬性,成了一種投資。一些人通過“炒鞋”輕輕鬆松賺了不少錢,甚至稱炒不起樓就“炒鞋”。然後“炒鞋”使得鞋市場有所變質,真正愛鞋的發燒友卻買不到鞋。“炒鞋”行業真的可以快速賺錢?還是只是“絢爛的泡沫”?

潮流文化推高價格

       今年以來,加入到“炒鞋”大軍中的人越來越多,“炒鞋”的花樣也越來越多。無現貨的“所有權”交易平台、“K線圖”以及各種“炒鞋指數”等如今,“炒鞋”早已突破了普通的轉手倒賣。甚至在炒鞋行業流行一句話,“別問,問就是熱愛,熱愛就是沖,沖就完了。”“沖”已經成了“炒鞋”圈最常見的字眼,意思和股票市場滿倉類似。
       此前發售的冰藍Air Jordan 5x Trophy Room ,官方發售價僅為1,399元(人民幣,下同),而目前市場價格已高達10,599元,兩者差價高達9,200元。有資深炒家表示,球鞋價格一路走高的背後是球鞋文化的興起以及球鞋價值的擴大化。據《2019年中國球鞋文化市場現狀及潮流品牌分析報告》指出,隨著潮流文化逐漸興盛,球鞋成為潮流消費之王。在球鞋電商交易平台的助推下,鬆散的球鞋交易市場被集中化與規範化,球鞋的收藏價值、炫耀價值、交易價值被逐一激發,使得球鞋成為一種“社交貨幣”。
       而記者瞭解到,炒鞋已經沒有區域限制了,不少炒鞋客把業務對外擴張,到其他地區進行抽籤搶購。珠海的李先生就是其中一員,他表示,自己並非資深級專業炒家,只是偶爾玩玩,如若成功搶到了,不需要自己尋找市場,也不用擔心鞋碼沒市場,直接倒手轉賣就賺幾千元人民幣的差價,也就短短幾秒鐘時間;另一方面,到實體店取鞋,賺的錢還能支撐到當地的免費旅遊,這一舉兩得的事情,不搶白不搶,何樂不為。

防炒鞋陷資本遊戲

       “炒鞋”陷入狂熱,一些企業的“饑餓營銷”難辭其咎。有必要理清的是,品牌廠家推出聯名款、紀念款或特色配色的球鞋限量發售,固然是一種常見的營銷策略,但如果把握不好就會被“反噬”。過度使用“饑餓營銷”,讓大量球鞋流入混亂無序的“二級市場”,使得大量真正熱愛相關品牌的消費者難以買到心儀的球鞋,品牌形象和美譽度都將受損。此外如此高的暴利還會促進盜版產業的發展,進一步損害企業的長遠發展,也會讓品牌方流失掉核心用戶。 
       此外,炒鞋導致正品鞋溢價過高,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人們對“假鞋”的需求,這裡的假鞋是指正品球鞋的仿製品。據從事高仿球鞋的從業者朱先生表示,當前市面上假鞋按質量從低到高大概分為:通貨、超A、真標、公司級、純原5種,不同種類之間價格差異非常大,從100元到600元不等,鞋子的定價主要根據鞋子的熱度和成本來定價。很多人來找他買質量較高的假貨,主要是因為鞋價被炒的太高,買不起正版。
       多位業內人士指出,“炒鞋”本質上是一種投機者通過操縱體量較小的限量版鞋品市場,有意抬高市場價格以獲取超額利潤的行為。但當“炒鞋”已經成為資本遊戲,則如專家所說,“從社會層面看,我們更應該關注這種現象背後是否存在投機套利、金融詐騙甚至違法行為”。

籲鞋用於穿並非炒

       “炒鞋讓真正喜歡球鞋文化的人沒有地方買鞋了。”球鞋文化“鐵杆粉”稱,虛高的鞋價讓人們對球鞋文化的熱愛變了質,現在的只能“佛系看鞋”。
       有業內相關人士指出,部分限量鞋因其稀缺性,存在部分溢價是符合市場規律的。然而“炒鞋”本質就是“擊鼓傳花”遊戲,當民眾把它當作投機的工具,無異於一場無法預測輸贏的賭博遊戲。雖然目前尚不知“炒鞋”的最後結果將是如何,但有一點可以說已經沒有什麼懸念,那就是跟風的“後知後覺者”。因為那些“先知先覺者”早已賺得盆滿缽溢,當泡沫破滅時,套牢的將是那些“最後的接棒者”。
       某潮鞋交易平台此前倡議,鞋是用來穿的,不是用來炒的。在業內人士看來,行業的理性聲音值得肯定。倡議背後是一場深刻的行業自律行動。當前部分球鞋價格被炒得有些過火,需要降溫。這涉及球鞋生產、流通的各個領域以及消費者自身的理性;同時亦要對球鞋市場進行監管。尤其是行業要提升自律行動,只有真正愛鞋的鐵粉沉澱下來,行業才能健康發展,也只有回歸到潮流文化的初心,打造良性的產業生態鏈,潮流經濟才有可能進一步繁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