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商報首頁  星期五, 2019年11月22日
澳門商報 > 內地

貨車超載成“殺手” 嚴查監管保安全

发布于: 2019-10-18 09:34     澳門商報
  

         本期聚焦:江蘇無錫高架橋側翻造成3死2傷,經相關部門初步分析,側翻原因是運輸車輛超載。運輸市場超載問題屢禁不止,如何“治超”確保道路交通安全成為社會各界的關注焦點。

        澳商綜合報道 江蘇省無錫市10日一高架橋因貨車超載而側翻,造成3死2傷;隨後山東濱州一橋樑被滿載石料的大貨車壓垮。貨車超載造成交通事故頻發。據瞭解,國內因超限、超載造成的重大交通事故呈多發態勢。有數據顯示,全國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約10萬人,受傷50多萬人,其中50%的群死群傷重大道路交通事故與超限超載直接相關。“治超”工作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利潤低致使惡性循環


        據報道,無錫高架橋側翻事故肇事卡車當時共運輸6個金屬卷板,每個金屬卷板重達28.5噸,加上自身車體重量,合重超過170噸,而它核載只有30多噸,屬於嚴重超載。據警方介紹,還有一輛大貨車裝載7卷,兩輛大貨車累計超載300多噸。

        去年發佈的《中國卡車司機調查報告NO.1》(下稱《報告》)顯示,超限超載是公路貨運行業普遍存在的現象。該《報告》認為,利潤動機是超限超載的重要原因之一。因為運費通常是以里程和貨物重量計算,所以載重量越大,收入就會越高。特別是近幾年運價低迷,運輸成本卻一直走高,甚至出現了“貨車不超載就虧本”的現象,這使很多卡車司機不惜冒險。

        為了追求利潤的最大化,一些貨運經營者在購置車輛時,往往選擇馬力大、裝載多的貨車。而一些汽車製造企業和改裝企業為了打開銷路,迎合購車者的逐利心理,隨意生產、改裝大噸位、車軸小的重型車,偽造型號和技術數據,甚至對同一車型任意提供產品合格證等手段,以謀取不正當的經濟利益。行業學者認為,這嚴重妨礙了車輛的更新換代和車輛結構調整,阻礙了貨物運輸向大型化、專業化和高檔化方向發展。

        根據《報告》分析,執法不嚴也是超限超載的重要原因。“報告”認為,面對超限超載,交警、路政等相關執法部門並沒有嚴格查處,一些地方以罰代管,罰款即放行,甚至一些跑專線的貨車司機掏錢買“月票”,即只要每月付給執法者一定的費用,就可以明目張膽地超載。違法成本遠低於收益,進一步刺激了超限超載的盛行。

源頭嚴治增違法成本


        面對超限超載,中國從20世紀80年代起,就開始治理。從有關部委的單獨“治超”到多部委聯合行動,出台了多個規章,並且不斷修訂。

        其中,在2000年,交通運輸部發佈了《超限運輸車輛行駛公路管理規定》。9部委已在全國範圍內聯合“治超治限”。國務院辦公廳亦下發《關於加強車輛超限超載治理工作的通知》。2016年,交通運輸部對《超限運輸車輛行駛公路管理規定》進行全面修訂,統一了超限認定標準,優化了大件運輸許可流程,加強了對大件運輸車輛行駛公路的管理,規範了對違法超限運輸行為的處罰等。當年9月21日,還在全國展開了貨車非法改裝和超限超載治理。2017年,《關於對嚴重違法失信超限超載運輸車輛相關責任主體實施聯合懲戒的合作備忘錄》發佈,明確運用信用手段,加大對嚴重違法失信超限超載行為的聯合懲戒。

        今年8月,交通運輸部、公安部、工業和信息化部聯合下發《關於進一步加強車輛運輸車超長違法運輸行為治理的通知》,明確對1年內違法超限運輸超過3次的運輸車輛,吊銷其車輛營運證;對1年內違法超限運輸超過3次的車輛駕駛人,責令其停止從事營業性運輸。

        監管越來越嚴,超限超載卻屢禁不止。不少專家表示,應該增加對超限超載車輛的處罰力度。交通運輸部部長李小鵬曾在全國人大常委會舉行的聯組會議上建議,參照國外成功治理的經驗和國內對酒駕治理的成效,應加快研究推進將貨車嚴重超限超載違法運輸行為列入危險駕駛罪的範疇,追究有關人員的刑事責任,提高違法成本,形成強大震懾力。

        一位基層交通運輸局負責人認為,“治超”關鍵在於抓好貨車生產和貨物裝載兩個源頭。首先要嚴把車輛生產關、掛牌關、改裝關、檢驗關、市場准入關、裝載關等六關,讓超限超載車無法上路。同時,相關部門要加強對貨運樞紐場站、攪拌站、礦山生產企業、建材生產和批發市場、砂石料場等重點貨源企業的監管,讓現存的超限超載車無貨可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