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商報首頁  星期一, 2019年11月18日
澳門商報 > 內地

付費自習室成消費熱點

发布于: 2019-10-24 02:45     澳門商報
  

        本期聚焦:全國一線城市多家付費自習室(下稱“自習室”)近期走紅,成為年輕消費者的“充電聖地”,也悄然成為一項熱門的新式消費。花幾十元錢換來幾小時安靜、舒適的學習環境,對於民眾而言,這種付費服務型消費物有所值。

 

        澳商綜合報道 “花一杯咖啡的錢,就可以坐上半天”“相比跑圖書館沒位置、咖啡廳有點鬧,這‘自習室’太適合備考一族了。”眾多民眾脫離學校之後,找尋一家有氛圍的“自習室”學習變得奢侈,而當前在全國走紅的付費自習室,成為許多年輕消費者的“充電聖地”,甚至有的“自習室”需提前預約,也“一位難求”。付費買“學習環境”服務悄然成為一項熱門新式消費。

日均近百元買“服務”

        為了營造靜謐的學習環境、提升注意力和學習效率,許多“自習室”採用密閉的暗室環境,一進去就感到一種肅靜的氛圍。幾排長條形的桌子被隔板分成一個個寬約1米的小格子間,每個格子間裡面都配有台燈、插座、置物台或是帶鎖的儲物櫃。有的“自習室”還提供類似學校圖書館裡的大桌子,一張桌子兩側可以同坐6個人一起學習。

        “自習室”瞄準復習備考、充電提升的市民對學習環境的剛需,“自習室”也價格不菲。記者在國內知名的本地生活資訊及交易平台上發現,北京地區“自習室”每小時的價格通常在10元(人民幣,下同)左右,單日卡售價則在60元至90元不等。“自習室”也都專門提供年卡、月卡、儲值卡等各種促銷手段,為長期學習的學員提供較大幅度的優惠。一名消費者表示,“自習室”環境很有當初在學校拼英語六級的感覺,如今辦了季卡準備法律資格考試,平均每天才20多元,感覺比較划算,關鍵是有埋頭學習的氛圍,同時,付費也可以倒逼自己更用功,時間利用效率大大提高。

提供“快充模式”硬件


        為了追求更加安靜的環境,“自習室”通常間隔成不同的區域及或者有不同的使用規定。專門用於閱讀紙質書籍的暗角區,牆壁和地板均適用降噪、隔音裝飾材料,無自然光的環境幫助人更加專注於台燈照亮的區域。使用電腦或其他電子設備的專用區域,學習者必須使用隔音效果較好的耳機。此外,會員規則是另一項保障方式,例如進入暗角區必須使手機保持靜音狀態,不得發出影響他人的噪音等。

        “我們面向的人群多為35歲以下的年輕人,他們進取好學,而我們能做的就是通過硬件保障讓他們的充電能進入‘快充模式’。”據某付費自習室的創始人介紹,“自習室”特別是其中的暗角區與其他公共場所學習空間或者自家書房最大的區別,就是通過硬件設置試圖實現空間的極靜,以此減少環境對學習者的干擾,使之能提高學習效率。

“安靜服務”滿足需求

        在信息瞬息萬變、知識快速迭代的新時代,為緊跟時代的快速步伐,每個人都須不斷學習、終身學習,而“自習室”正好給想學習求上進的人群提供一個高效而無干擾的空間服務。

        目前,在“自習室”中學習的顧客,大多都是高年級學生、年輕白領等新生代群體。對於他們而言 ,“自習室”具有“學習本身就應該有儀式感”的特質,為享受這份儀式感花錢也心甘情願。此外,環境安靜,有學習氛圍,甚至比圖書館、咖啡館的學習目的更為明確,更加心無旁騖、效率更高,還有希望與“志同道合”者進行信息溝通交流。而在南都NDX實驗室發起的“付費自習室成假期打卡熱點,你願意費錢上自習嗎?”投票中,願意為自習付費的網友佔48.4%。

        有教育專家認為,付費的不僅僅是一個地方,更在預付費後的“安靜服務”,讓消費者在喧囂的環境之中,找到一個讓自己舒適的地方,他們願意為這樣的地方付費,因為換來的價值將遠遠大於金錢的付出。這類“自習室”的出現,其中一個原因是高校向社會開放的程度不夠,有些高校既缺乏開放的主動性,也擔心開放會增加安全隱患和管理成本。如果可以探索新的開放機制,比如,通過第三方專業中介機構,整合社區內的學校、公共場館資源,招募志願者,以會員制方式,向社會開放這些資源,也許可以更有效地服務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