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商報首頁  星期四, 2020年1月23日
澳門商報 > 大灣區

珠海持續探索對澳一體化供水大格局

发布于: 2019-12-20 12:31     澳門商報
  

        一邊是西江滔滔,一邊是海水環繞,地處粵港澳大灣區南端的珠海澳門,如何取一瓢飲之?同處西江水源系統,珠海澳門60年來和衷共濟,避鹹潮、修管道、建水庫、引原水,突破諸多不利條件制約,歷經多次歷史性跨越,探索形成獨具特色的“江庫聯動、南北聯通”一體化供水大格局。

潮起潮落應對鹹潮

        珠海和澳門供水合作長達60年。為滿足澳門、珠海城市用水需求不斷增長,珠海建設水庫群,由管隧串聯各水庫實現庫庫相通,後改由西江磨刀門水道引水,直至建成4條對澳供水管道。幾度變遷,一個共同難題貫穿始終—如何避開鹹潮入侵,獲取淡水。

        時值初冬,鹹潮高峰期已至。磨刀門水道沙心洲上,水松林綠影婆娑,竹洲頭泵站值班員梁能欽在江水中取到樣本,例行檢測後記錄下主要指標:鹹度15毫克/升,無臭無味,渾濁度低。他注意到,位於下游的廣昌泵站,此時原水鹹度已超過2,000毫克/升,遠超中國生活飲用水水源鹹度不高於250毫克/升的標準。“鹹水覆蓋到泵站取水點,就要頻繁地開關放水閘門,根據潮水進退和鹹度變化的規律來搶淡水。如果搶水失敗,就要往上游重新找水源。”梁能欽說。

        珠海市斗門區委書記周海金介紹說,磨刀門水道是西江八大出海口中徑流量最大的一個,被稱為珠澳人民的“母親河”。上世紀80年代珠海建成西江磨刀門水道引水工程後,磨刀門水道成為珠海對澳供水最佳取水地,大部分水源泵站集中於此。但磨刀門水道是感潮河段,容易受到海潮影響。旱季鹹潮汐來臨時,海水順著河道上溯,部分沿岸泵站長達半年取不到合格淡水。

        在全流域乾旱的年份,如鹹潮長時間大範圍覆蓋,就要調度遠水來“壓鹹”。2005年1月份,珠江流域江河水位低,海水倒灌,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批准珠江壓鹹補淡應急調水方案—從1,300多公里外的廣西天生橋水庫放水5億立方米,江水順流而下壓住鹹潮,保障了珠澳飲用水供應。

        在過去幾十年的探索中,珠海應對鹹潮,因地制宜形成了“引提蓄”三結合原水保障模式。珠海水務環境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總工程師劉萬里說,“引”就是引西江水;“提”是因為西江水面比較低,通過泵站把水提到一定高程的水庫,再通過管隧工程把水送到澳門;“蓄”就是通過水庫儲備淡水,作為鹹期調節水源。

把山頂“明珠”串成鏈

        珠海已建成的20多座水庫,如顆顆“明珠”分佈在南北山脈間。西江水在豐水期被提到這些“壇壇罐罐”裡,以山為天然屏障,避開鹹潮、海水倒灌和污染,供水時再由水庫自流而下,輸送到水廠。

        珠海水庫數量不少,但分散且庫容量小。隨著珠澳用水量持續增加,現有水庫供水壓力加大,新建、擴容水庫,並用管隧和泵站將山頂“明珠”串聯起來,實現江庫相通庫庫聯通,以對水資源實施統籌調度,是珠海對澳供水工程設施建設的關鍵。

        2005年後珠海曾經歷兩次嚴重鹹潮,取水點一再上溯,新建大庫容水庫如箭在弦。2009年選址於磨刀門水道斗門段上游的竹銀水源系統工程動工。多方合作力排萬難,以珠海水庫建設史上最快速度建成了竹銀水庫等核心工程。斗門區水務局局長黃悅民介紹,2011年竹銀水源系統工程建成後,珠海水庫總庫容擴大至7,000多萬立方米,供水調鹹能力大為提升,珠澳市民至此徹底告別“鹹水”之憂。

        聯通水庫猶如串“珠”成鏈,管道過大江、穿山脈,突破複雜地質環境和建設條件限制,鋪設貫通工程創下水務建設史上多個紀錄。2017年被列入《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的珠海“西水東調”二期項目開建,工程管線全長約21公里,過磨刀門水道頂管工程的頂管管徑2.4米,一次性頂管長度達2,329米,是截至目前亞洲一次性頂進距離最長的頂管工程。劉萬里說,在無任何先例可借鑒的情況下,他們借助高科技手段定位、選線,優化頂管機頭頂進技術,解決了糾偏、動力、避障等一系列難題,比原計劃提早4個月貫通了“亞洲第一頂”。明年“西水東調”二期建成後,可緩解原有工程單管運行的壓力,將原水輸送能力從單日100萬立方米提升至200萬立方米。

        不久前通水的第4條對澳供水管道工程,以雙向供水模式為對澳供水安全加了一道“保險”。珠海水務環境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第4條對澳供水管道工程項目負責人章志仁介紹,工程十字門水域段的過江頂管有著極高的施工難度。橫琴至澳門蓮花口岸頂管正上方約10米處,是對澳惟一天然氣管道。“頂管過程不能對它有絲毫擾動,對於施工安全要求極高,難度如同‘在瓷器上繡花’,我們結合圖紙實地探測了5次。”橫琴金融島段頂管施工過程遇地下深厚拋石層和山林般凸起堅硬岩石,“由於機頭極難破碎堅硬障礙物,為徹底清除並換填容易頂進的泥土,我們開展了密集佈孔鉆探,摸清頂管沿線地下堅硬物分佈情況,再用重型機械清障”。

管理從“源頭”到“龍頭”

        磨刀門水道位於西江最末端,上游地區特別是珠三角城市密集區排放物直接影響下游河水水質,流域面臨潛在的水污染風險。為了確保高標準對澳供應原水,珠海在探索中形成了三級水質檢測和管理體系。

        第一級是水廠生產班組和水源泵站機組人員每小時對進來的原水、出廠水和每個工藝流程的水取樣,檢測鹹度、濁度、PH值等指標;第二級是水廠每天對進廠原水、出廠水和流程水實施水質監督;第三級是水務環境控股集團水質監測站每天抽檢出廠水、管網水和二次供水。“更進一步,我們在全部泵站取樣檢測,全部供水管理所每天在管轄區間取樣做常規檢測,真正實現了源頭到‘龍頭’的全程水質監督和把控。”劉萬里說。

        地處磨刀門水道上游的斗門區,長期以來堅持“生態立區”,劃定水源地保護“紅線”,發展綠色產業,整治鄉村人居環境,為珠澳守護一江碧水。斗門區區長馬洪勝說:“作為珠澳的‘大水缸’,斗門當仁不讓,寧可適度犧牲發展速度,也要保生態、護‘顏值’、優環境,為‘生態灣區’保‘水’護航。”

        在三級水質檢測和管理體系基礎上,以國家“863”計劃科研項目落地為契機,珠海對突發污染事件的水處理和飲用水安全保障開展技術攻關,一批高科技檢測手段屢顯身手。斗門平崗泵站曾選用一種對生物毒性監測儀,一旦它感應到某些毒性指標,便會發出信號證明水已經受到污染,這時就要採取措施,使用備用水源;他們還研發出移動式快速檢測設備,突發污染事件發生後,工作人員可在第一時間攜移動設備到現場採樣,就地檢測分析水中污染物,與送實驗室檢測相比,應對速度大大加快。

        “通過對污染物原位阻斷、鹹潮條件下的污染物處理、水源聯合調度等技術綜合集成,我們做了一個應急管理平台,應用到珠海原水供應系統調度中心,協助開展分析判斷、提供方案和快速決策。”劉萬里說。鹹潮嚴重需要協調上游壓鹹放水時,可不再依靠經驗判斷,而是通過平台對水資源的精確計算和優化組合,確定更合理科學的放水量。

        珠海對澳供水六十載,重在統籌調度,貴在同心共濟。更多的守望相助和未雨綢繆,讓一江碧水潤澤濠江。


文 / 經濟日報 喻劍